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原创】故地重游(架空,CP:XS

  架空,大概是40+的战爷回到5年前调查S当年的意外的事情……不过40+的战爷和五年前的战爷是不会见面的,在这里先说一声吧~


————————————————————————


  一


  只有引擎声充斥在耳边。


  窗外的树木向后溜走,墨绿和金黄交织,繁盛与枯萎相映,竟让人感觉有点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季节。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照得四周发透,扶着方向盘,xanxus右手食指毫无节奏地敲击着。灰白的水泥路沿着山体一圈又一圈地绕着,清风从半开的车窗吹进来,黑发随风律动,而xanxus却皱起了眉,又不肯关上窗。


  这清新自然的环境并没有让他感到舒适,他只是不断地思考着接下来几天他必须面对的事情。


  xanxus明白现在不是自己来这个地方的最佳时间,但是他知道他只有现在才会想去看看那个老家伙。


  还好不是在山顶,不然什么也别说,他现在就要调转方向。


  路标出现在了眼前,一旁的小路也静谧地盘延至树林深处,xanxus明白自己已经到了……然而,他却没有急着下车,将车窗摇到底,抽出一根烟,用车上的点烟器点燃。


  烟雾飘到窗外,扩散开,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尼古丁的味道在鼻翼间诉说存在。


  压灭烟头,打开车门,xanxus终于慢慢地向杉树林中走去。


  刺眼的阳光从叶间投下,照出一块块形状不一的光斑,像是夜空明星的碎片洒在了林间。


  小路不过是条棕黑色的泥路,走上去感觉只是表面一层带着湿软,水汽像是在脚印间蒸腾了起来,带着凉意;路两边是些干黄的野草,杉树还浓绿如常,极怪异的混至其中的几棵银杏树是一片金黄,扇形黄叶零碎地铺在树脚下。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终于开阔了起来。


  墓地。


  荒草无人打理,东一块西一块地扎着眼,几棵青松突兀地立着。当然,要说最引人注意的,绝对是青石环绕的那些形状各异的墓碑。


  xanxus忽然想起自己把白百合花忘在副驾驶座上了。轻叹口气,决定不再回去拿。


  自己能来看看自己的父亲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窄小的青石路连通各个墓碑,xanxus想了很久,绕了很多路才找到了自己的父亲。


  其实葬礼也才举行过了一年罢了,而且那天他有来。


  照片立在拱形黑底白纹花岗岩墓碑前,老者在世间的形象也似定在了照片那慈眉善目中。


  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看了一会儿,xanxus就走开了。


  他明白自己其实到这来只是希望自己能更理智地面对接下来所要做的事情,不过他并没有感受到多少慰藉,而且更加……茫然?


  xanxus记得这附近有个地方,可以眺望这座他脱离了五年的城市的全景。


  像是忽然变奏的乐章,或是画到一半被强行改变了景色的油画。旁边的梧桐依旧挺拔,可再多走一步,就会摔下悬崖。悬崖下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在那儿,山下的密集的楼房成了小小的几何色块……如此开阔的视野,连远处那本让人感到无边无际的湖泊,也完完本本展露了真容——那是块举世无双的璀璨蓝宝石。


  心里想着,但并没有抓住机会再去那里看看,xanxus一刻不停地离开了。


  回忆像只章鱼,触手上的吸盘蠕动着,誓要缠住xanxus,夺走他的呼吸,用墨汁糊住那敏锐的双眼。


  本以为自己可以冷静面对,可是他的克制却像是在嘲笑他。


  他还暂时有些放不下吧……有些回忆已经扎了深根了,时间不够,还扯不出来。


  紧闭双唇,在小路间行走,冲碎了叶间投下的光柱。


  明明来到这里是希望求得从容。


  xanxus看起来略微狼狈地快步走着……恍恍惚惚地走到尽头后,却一瞬间只剩下疑惑。


  并不是因为自己心境又擅自发生了不好的变化,只是因为车不见了。


  看着从黑色毛呢风衣里拿出的车钥匙,xanxus思考着到底是怎么会回事。


  注意到连停车的那块草皮上的轮胎印都没了时,xanxus更加疑惑了。


  看了看小路,又看了看路标。没错。


  有点莫名其妙。就在这时,一辆运货卡车从山上开了下来,停住,一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摇下车窗:


  “先生,要下山吗?”……


  司机似乎很开心自己下山有了同伴,兴奋地和xanxus搭着话:


  “先生,你为什么一个人站在那发呆啊?”


  “……车不见了。”


  “什么?是什么牌子的车啊?”


  “福特”


  “噢……那是什么车型呢?”


  “1969福特野马BOSS-557。”


  “老天爷啊!!怪不得你看起来不太开心。”


  xanxus再也没开过口说话了。


  车子不见了确实伤脑筋,况且是这么一辆车,这要多少钱啊!觉得xanxus一定现在很窝火,司机也就没答话了,歌也不哼了,加快了车速,希望可以看到那辆消失的汽车。


  其实xanxus并没有为车不见了而难过,他只是为车的消失感到奇怪,连轮胎印都没了……当然,也确实不想和司机说话。


  看着远处巨型的牛奶广告牌,xanxus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xanxus上山时明明看到的是最新的女士香水广告牌。


  “怎么……回事……”


  “嗯?怎么了吗先生?”司机注意到了xanxus的异样。


  “为什么变成了牛奶广告?刚换了吗?”


  “先生,你可能为车伤心过度了,这牛奶广告可是上周才换上去的,我敢保证,毕竟我天天都要到这来。”


  不可能,xanxus看着这个显得有些老土的广告,一时有些不可置信,突然,又像是明白了什么。


  “今天的日期是多少,包括年份。”


  看着xanxus本就面无表情,现在还一瞬间神色阴郁了起来,司机有点犯怵。


  “额……2010年11月12日。先生……你还好吗?”


  xanxus让司机把他留在了路边,匆匆下车后,看着周围的风景,xanxus觉得全身有些发冷。


  可笑。


  明明该是2015年才对。


  思考片刻,xanxus决定去咖啡馆。


  去了那家咖啡馆,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以前……squalo几乎每个下午都会在那坐会儿。


  行人们自顾自地走着,五颜六色的汽车按部就班地在公路上行驶,没人注意到这位衣着得体的男人所极力掩饰的不自然。


  来到街角,一棵黄葛树立在一旁,用不加修饰的红砖作为外部装潢的独特小店出现在眼前。


  黑漆的铁艺窗栏与招牌显得很别致;一盆马蹄莲安安稳稳地放在推拉玻璃门边——xanxus知道那盆马蹄莲是假的,不说花期,就因为店主目前还没成功养活过一盆植物,哪怕那放在柜台上的仙人球,也都被他不小心打翻了。


  站在那放在门口的红蓝黑色系的波西米亚风的地毯上,xanxus推开了乳白色木框玻璃门。


  角落,一位银发男人正坐在那里。


  咖啡放在桌上,他正盯着手中的半张鹅黄色的信笺纸,不知在想什么……打开了盖帽的黑色金纹钢笔还捏在手上。


  xanxus刹那间感觉自己的心脏停滞了。


  是squalo,完好的,五年前的squalo。


  像是在做梦。


  squalo死了,他知道的。


  他签了字了。


  ……大脑已一片空白。


  

 

评论
热度(13)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