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只是放文用啊……不用理我的。
日漫/欧美/国产,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目前只吃不产。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就会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原创】故地重游(架空,cp:XS

  三


  xanxus从车站出来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直至天空归以墨黑,才想起今晚自己还没容身的地方。


  身上的现金还够用,去宾馆没问题,但是一旦现金用完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的卡还能不能用,就算能用,那么是和这个世界的自己共用的吗?他知道自己不会查什么消费记录,但squalo会不会自己就不能肯定了。


  xanxus并不想被五年前的squalo知道。


  皱着眉,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从灯红酒绿的街市到只有昏黄灯光的马路,xanxus静静地透过车窗看着,没有什么过多的感慨,心里只有麻木的钝感。


  过去的一切回到眼前,自己却失了兴致。


  付了车费,出租扬长而去,并不在意夜色正深,将客人直接留在空荡的路边有何不妥。xanxus没让司机将他送至门口,他决定自己绕着一点回去。


  毕竟,他可不记得五年前的今天他是在自己的空房子里,还是在squalo家中……其实自从他和squalo在一起后,他就没回过这里了,他总觉得squalo的家虽没这大,但更有烟火气息。所以哪怕squalo出差,他也是待在squalo家的。


  说是squalo的家,xanxus却早就当成自己的地盘了。


  本可不必绕到别墅后面看看卧室此时是否有灯,一定没人,可xanxus就是“不放心”,偏要自己亲自验证一下。


  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xanxus从没有打理花园的闲心,花园一直是扔给家政工人在管,他一走后,花园也就彻底闲置了,杂草疯长,花也败了,灌木也是一团糊一团。


  路过的人一看,可能就会说这里一定常年无人居住,谁知主人根本就没离开这城市呢那时候?


  哪怕天空再暗,雾包裹一切,也挡不住xanxus对这里的冷漠。


  回到门口,无视被贺卡、信封等塞满的邮箱,xanxus直接打开铁门走了进去。


  开了电闸,xanxus进屋后没有选择四处看看或者撤掉所有当年squalo给家具们罩上的遮尘布。他只是开了几扇窗,拉下了沙发的遮尘布,躺在上面。


  盯着天花板,水晶灯铺了灰,现在在灯光的照耀下活像被愚蠢的俗气有钱人当做宝贝挂在那里炫耀的一颗颗劣质的合成宝石。


  鼻子有点不舒服,可能是室内满是灰尘的陈旧空气还没从窗户换出去。


  算了,明天再说吧。烦躁地想着,xanxus闭上了眼睛。


  一米八几的男人蜷缩在沙发上睡觉并不好受,可他一点也不想回卧室换了床单什么的躺在大床上。


  总觉得那样,像是自己的余生都要在这里度过了。


  实在睡不着。


  xanxus把沙发上的抱枕扔到了地上。坐了起来,打开了电视。


  无聊的家庭伦理剧、讲着黄笑话的深夜脱口秀、垃圾食品的广告……不断转换频道让xanxus眼睛发酸。


  最终只好停在了新闻频道。电视上一身职业装的女人认真而庄重地念着一条又一条新闻,xanxus一脸淡漠地看着,心想这些事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现在自己的事都够乱的了,怎么会在乎哪一家电影公司快破产的事情?哪怕讲了几天了,这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不在乎就是不在乎。


  等等,讲了……几天了。


  xanxus一下子站了起来,不管自己只穿着袜子就踩在了满是灰尘的地板上。


  快破产,也不是五年前的事。


  “谁啊?”门内的人打着哈欠。


  “你好……请,请问,今年是多少年?”门外的人喘着粗气,努力调整呼吸。


  “……喝多了就滚回家去吧!别在我家门口胡闹!你这个醉汉!”


  “告诉我时间!我没空跟你开玩笑!”xanxus在门外喊道。


  屋里的人透过猫眼望了望门外的人——眉头紧皱,眼圈发红,配着那双红瞳看着挺吓人的……看样子不说的话今晚要不得安宁。


  “该死的……2010年11月12日!不对!这他妈已经13日凌晨1点过了!”屋里的人吼道,紧接着就是离开的脚步声。


  xanxus颓然地后退了几步,怎么搞的?新闻明明不是五年前的的事……肯定不是,他能笃定,不然他也不会半夜就冲出来,跑这么远到这位邻居的门前。


  慢慢向回走着,xanxus感到头疼。难道,只有屋子里是2015年?


  他出来时很急,忘记穿上自己的风衣了,铁灰色的西装很合身,却不太能抗寒,深夜的寒风激起xanxus后颈的一片鸡皮疙瘩。


  再次回到别墅里,xanxus去摸风衣里的手机,却发现并没有……看样子也落在车里了。


  只好气急败坏地翻找着不知被扔到哪里去了的电话簿,最后在二楼书房的抽屉里找到了。


  现在只有屋里的电话能用。接上电话线,xanxus有些茫然地站在那,他不知道自己能打给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通。如果打出去真的是2015年的话,他又该怎么办?


  翻开老旧的电话簿,xanxus有些笨拙地掀着那薄而黄一页页小纸片,试图找到一个真正可以信任的号码。


  终于,在某一页,他停了下来。


  拿起听筒,照着电话簿上的号码输着,他的手有点抖,指尖颤动最明显,xanxus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似乎真的该控制一下饮酒了。


  将听筒举到耳边,提示音呆板地响动,xanxus却将听筒越捏越紧。


  “……喂?”对面的人接了电话,沉默了几秒,带着浓重的鼻音开了口。


  睡意隔着电话都飘了过来,“迪诺。”xanxus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


  “xanxus?……你……打电话给我了?!”原本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迪诺,一下子清醒了一半,“怎,怎么了吗?!出什么事了?”


  xanxus轻移了一下身子,发现自己的腿刚才僵住了,情绪复杂地叹了口气。


  “……没什么。”回答得有些生硬。


  感觉现在自己很乱,他说不出什么,但是都打了电话了,怎么也要问一下吧?


  心一横,“你,知道,今天是几年几月几号吗?……”


  xanxus有生之年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评论
热度(11)

© 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