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原创】故地重游(架空,cp:XS

  五


  从落地窗投入的日光直直刺向眼睛,xanxus揉了揉双眼,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摇摇晃晃地在躺椅上撑起了自己的身子。


  酒瓶和书混杂着放在地上,有本书昨夜被不慎打翻的酒浸/湿了一半,xanxus拿起了它,现在已经半干了,书页染上了浑浊的黄,墨香完全被浓烈的酒气掩盖。


  腰有点酸,似乎被什么硌着了,结果从身后又摸出一本摊开的书来,纸张完全皱烂。


  这几天过得很糟糕。xanxus心想,却又有些不在乎。虽然他当初对这里唯一的一点留恋就是书房。


  squalo曾调侃过,当他知道xanxus有这么大一间书房,还经常窝在里面看的时候,他感觉就像得知一位滥交的摇滚歌手其实每天晚上都离不开儿时的布偶小熊。


  xanxus不得不说squalo有时对他的看法确实还蛮恶劣的。


  慢悠悠地向浴/室走去,水汽在暖黄的灯光下蒸腾起来,周围一时间似罩起了层层白纱,皱巴巴的衣物被扔进了衣篮。


  热水顺着黑发流过小麦色的躯体,最后砸在地板上,扭曲地向疏水口聚集。


  xanxus庆幸房里的设施都能用,而且他还在卧室里找到了当年没带走的银行卡和小部分现金……当初不带走银行卡只是因为那是他的父亲一直有给他的所谓零花钱,xanxus并不是无法赚/钱,索性就扔在那一直没取过了,当时也就没带走了。


  没想到它现在竟成了唯一的“经济来源”……虽不知会在这地方呆多久,但至少现在的衣食住没问题。


  迪诺是唯一知道他的“存在”的人了,这几天他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不过没有讲过任何关于葬礼的事情,他是按照xanxus之前做好的安排来的,所以也没什么好讲的……而且,他也真的无法拿出平常心去和xanxus聊这个。他也明白,xanxus也不能抱着平和的心态去听。


  今天的电话,照旧响起。xanxus本以为他今天不会打过来了。


  xanxus穿着浴袍,接起了电话。对面一直沉默着,只听得到呼吸声。


  xanxus扯扯嘴角,看样子迪诺忍不了了。轻咳一声,开口道:“所有人都到了吧?”


  “……我,需要向他们解释你没到的真实原因吗?”迪诺声音底哑,粗重而不匀的呼吸也败露了他的隐忍。


  xanxus知道,现在葬礼上会出现至少两种对他的猜测:一种是认为他悲痛不已,以至无法去管葬礼,甚至放弃参加葬礼;另一种是觉得他忍了五年终于无法忍受,选择让squalo死亡,不想去组织葬礼而拖着,终于扔给了迪诺后,彻底不想再看到折磨了他五年的squalo而不再出现……


  他没那么脆弱,也没那么冷漠。但他承认拖延葬礼是因为留恋,也承认选择结束squalo的生命是因为想解脱。


  “不用了,太麻烦。”xanxus回答,声音有点闷。左手握紧,又松开,重复几次后,像是决定提起什么东西一样轻吸一口气,淡淡地说:“就这样吧,迪诺。”然后挂了电话。


  xanxus不想去解释,因为真相太荒谬,他如果听到别人这样的解释,绝对会嗤笑一声。


  xanxus经常会索性懒得去管别人对他的看法……虽然这个心态长久下去可能会导致平时疏于对身边人的关注。


  说起来,xanxus开始留意squalo的种种细节,就是因为xanxus有次送他了一瓶红酒,过了几天,当xanxus问起为什么没喝时,那家伙才支支吾吾地回答因为他红酒过敏……他之前有次去餐厅,就告诉过xanxus一次了。


  最后,那瓶红酒只好被xanxus喝了……不过它是先被倒在了squalo的身上,xanxus才“喝”的。


  无意识地扬起了嘴角,可不知是怎么了,紧接着像是被忽然拍了肩一样,猛地睁大了眼睛。


  回过神来,慢慢上了楼。


  ……红色的液体。


  上楼后,xanxus看到洗衣机还在运作,似乎在烘干?应该没问题吧……第一次面对这些情况,xanxus有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时间到了,拿出衣服。很好,干了,似乎没有发生什么意外……除了皱得像包过腊肠的废报纸。


  果然,无论如何,也是需要家政工人的。


  xanxus只有这一套衣服,无奈只好穿上。


  站在镜子前,xanxus认认真真地看了看自己。眼角有些青,下巴长出了淡淡的胡茬,衬衫和西装都皱巴巴的,还好套上了长风衣,能遮住一些糟糕的褶皱。


  落魄的中年人。


  xanxus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能“狼狈”成这个样子。


  太糟糕了,置备衣物刻不容缓……酒也快没了。


  心里想着,却无法行动……xanxus知道,今天出门,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他这几天过得浑浑噩噩,努力去模糊自己对时间的概念。


  可他的大脑就像是被安装了智能芯片,无论如何都明确清晰地对今天的到来做着倒计时。


  今天,本该一切都结束,可是他知道,那个人正活生生地坐在一个地方,静静地喝着咖啡,等时间差不多了,买点东西,就会回去,另一个自己在等他。


  ……不能出去。


  不对,出去吧,今天本该为他送行的,本该看他最后一眼的。


  弓着背,双手撑住盥洗池,xanxus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天气有些阴沉,厚重的云遮住了阳光和蓝天,不过也没要下雨的迹象。



  站在树荫下,午后的阳光慵懒地伏在地上,却不见得有温度。



  牧师已在祷告,统一穿着黑衣的人们静默着站在一旁,不知是谁在落泪。


  

    xanxus无视着周围路人的眼光,凝视着街角的咖啡馆。



  一抔一抔的泥土浇上棺面,花瓣也已飘洒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银发男人走了出来……灰色大衣很适合他。又见一位穿着卫衣的青年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迪诺静静地呆立在那,他忽然觉得这个葬礼对于大嗓门的squalo是不是太安静了?



  反手抓/住青年,squalo一脸狞笑,“臭小子!偷东西还挺会找人的嘛!!”远处的xanxus也忍不住笑了,这家伙哪像个被害者。



  纯净的白色十字架墓碑立了起来,迪诺手里握着他从xanxus车里拿出来的白百合,虽很努力地在让它存活下去,不过也谢得差不多了……但迪诺知道,squalo只会想要这一束的。



  青年奋力挣开束缚,撒腿就跑,squalo骂骂咧咧地追了上去,xanxus想起有天squalo回来,一脸骄傲地和xanxus讲了今天他是如何制/服小偷并把他送往警局的光荣事迹。



  他们无法理解为何献上的花束是枯萎的白百合,但也没说什么,只是静穆地站在那,一会儿,也各自走开了。只有迪诺还站在碑前一动不动。



  xanxus注意到squalo刚才被摸包时,掉落了半张信笺纸,走过去,捡了起来。



  “五年,终究结束了……吾友,愿安宁。”仰起头,迪诺的视线有些模糊。



  看着那熟悉的字迹,xanxus的手有点不稳……squalo,你对我隐瞒了什么吗?


评论
热度(11)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