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原创】故地重游(架空,cp:XS

  九

  “他人呢?”

  “我觉得我到了,就够了,squalo先生。”

  隔着橱窗,xanxus什么都听不到,他只看到squalo皱起眉,然后说着什么,似乎有点激动了,而另一个人依旧平静如常。

  xanxus迫切地需要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店里。他选择了squalo他们侧后方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对于xanxus而言相当不错,离squalo他们很近的同时,他背后的一根圆柱可以完全遮住他,squalo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

  打发走了服务员,xanxus终于可以听个够了。

  “他有权利知道这件事!”

  “squalo先生,这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根本不是‘不必要的麻烦’!”

  “您还是冷静一下吧……这只是您的看法,我觉得其他人都不会有这种想法的,而且,如果您真的可以笃定自己对xanxus先生的了解,您真的有足够的自信的话,xanxus先生不该早就知道了吗?”

  虽然xanxus听得云里雾里,不过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谈话中,也算是预料之内了……端着杯子的手还是抖了一下。

  squalo没再说什么,可xanxus想象得出他愤怒地冷吸一口气的样子,还有额角那若隐若现的青筋。

  “BOSS需要他。”老者淡淡地说。

  squalo却笑了出来,声音带着颤动,“所以,他就不用知道真相了?所以,另一个人就活该失去希望了?所以,知道真相的人必须闭口不言了?这不会太恶心了吗?”

  “参与密事的双方,要么是神圣的同盟,要么是肮脏的结合。*您参与其中,认为这是肮脏的结合,那就也是在对您自己感到恶心了……这么折磨自己可不好啊。再者,秘密若想永远隐藏,最好是亲自让知道真相的人入土……我们并没有这么做不是吗?”

  “已经派人跟踪我了,不就是在提前做准备了吗?”

  “我们担心的只是您去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罢了,先生,如果您要说出秘密,跟踪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squalo将杯子狠狠地放在了桌子上,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看似不公平,其实很公平……您在乎的是xanxus先生,这样是对他而言最好的,不是吗?何必在意其他无关紧要的人?”说完,金发老者离开了,留下squalo一个人坐在那里。

  squalo没有马上离开,也没发出其他的什么声响,xanxus小心翼翼地侧头去看squalo,发现squalo将头低着,银发也自然地跟着下垂……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xanxus想过去说:“大垃圾,我在这。”可惜,他也只是想想。

  就这么陪着squalo坐在那里,xanxus盯着咖啡上浮着的一层淡淡的白沫。

  没人知道他在陪他,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没人知道他们的经历。

  xanxus觉得咖啡散发的气体熏得他有些头疼了……他不想承认其实是因为某个关于自己的真相,关系着自己的父亲,并让squalo痛苦,而让自己感到不适。

  squalo的意外真的是和这个所谓的真相有关的话,那么,他的父亲其实也参与其中了吗?

  不可能,他的父亲不会这么做的。

  xanxus明白,他的人生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而改变的,squalo则让它重新有了暖色调。

  xanxus是在自己十岁的时候被他的父亲带走的,在那之前,他和自己的母亲生活在一起。

  他总是被关在厨房里,而他的母亲和其他人待在外面。

  有男有女,xanxus曾站在门边的碗柜上,从门上面的一小扇副窗悄悄看客厅的情况。

  劣质的烟草让整个客厅都灰蒙蒙的,母亲和她的朋友们趴在桌子上吸食着什么,有时也看得见注射器。xanxus那时还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他只为自己又被关在了厨房而无聊或者烦闷。

  她还会带不同的男人回来去她的卧室,有次xanxus好奇地打开了卧室的门,然后整个人都呆掉了,紧接着他的母亲赤裸着身体把他揪回了自己的房间……结果那个男人还是骂骂咧咧地走了,她的母亲也第一次打了他,他被扇了一耳光。

  其实一些常来的男人基本都是对他很不错的。

  他的母亲还很爱喝酒(估计自己爱喝酒也是遗传了她),每次喝醉了就开始向xanxus吞吞吐吐地倾诉自己照顾他是多么不易,而xanxus却总是不知体谅她也不爱和她说话……接着又会说,只要他能出人头地就好,她的厄运也就结束了。

  xanxus那时已经长大很多了,他的母亲干了些什么事情他也都明白了。他总是淡漠地注视着醉酒的她,虽然对待母亲他永远看起来冰冷冷的,但是xanxus对于母亲喝醉与否的情绪还是不一样的……清醒的母亲总爱笑着和别人骂脏话,可是xanxus的心里却时常暖洋洋的,那是一种蒙上了灰尘的,家里黄炽灯般的暖色调,虽比不上一些学校同学的明亮暖色调,但是,xanxus还是有幸福感的……他的生活是因为调笑的低俗脏话而生机勃勃,一时间没了劣酒、烟雾和药物带来的迟钝与麻木。

  他以为自己会就这样生活下去……带着底层人类的色彩。

  直到他的母亲不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早上也开始吞吞吐吐地说话,身体越来越差,她越来越不愿意和外界交流,她开始诅咒着一切……xanxus因厌烦而更不想理她,她开始说xanxus就是白眼狼了。终于有一天,xanxus回到家,看到她头发凌乱地坐在床上,眼神炽热而病态地说,她找到xanxus的那位有钱的父亲了。

  xanxus冷笑了一声,他怎么可能把这个女人的疯言疯语当真?

  然后,父亲真的来了。那天,他的母亲看起来是那么兴奋,口齿不清晰地说着什么。那时还没有如此苍老的金发老者带走了他,xanxus是茫然的,他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走了对不对,但是,他真的受够了这个女人……他离开了。

  可那蒙尘的暖色调却一直在心里,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xanxus终于忍不住了,跑去问父亲,他何时才能再见到那个女人。

  xanxus这辈子都忘不了男人那充满疑惑的眼神。

  父亲根本没准备让他再见到她吧……对啊,带回了他,已经是这个男人最大的仁慈了。

  “xanxus,对不起没告诉你……你的母亲已经神志不清了。”父亲无奈但慈爱地摸着他的头……可是xanxus没感到一点暖意。

  “……让我看看她。”

  女人躺在床上,她看着xanxus的眼神是那么清明,这让xanxus想起了那个笑容满面的她……她紧紧拉着xanxus的手,说她已经好了,她不会让xanxus再离开她的,她让xanxus去和医生说清楚让她走……这时,那个男人走过来了,笑容满面地对女人说他会照顾好xanxus……女人哭得像个小孩一样,疯狂地抱住了xanxus,呜咽着。

  xanxus懵了,但握紧了她的手。医生却要让他们离开了。

  浑浑噩噩地穿过一道又一道的铁门,一路上疯人院的病人们的笑也好哭也罢,都没叫醒xanxus。

  “父亲……我觉得,她需要我。”

  “要照顾一个人很难。她无法给你生活了,你长大了,你明白的。”

  那是xanxus最后一次掉眼泪,那之后,squalo都没能再让他的眼睛流出生理盐水……他从一个泪腺不发达的人变成了一个没有泪腺的人。

  父亲再也没让他去见过那个女人,女人被转院后他也彻底放弃了。

  xanxus失去了唯一的暖色调。

  squalo大口吐出一口气,然后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起身离开了。

  xanxus断了回忆,看着他出门,也起了身。

  走到门口,就看到squalo站在街边拨了电话。

  “喂,混蛋?一起出来吃午饭吧?”

  那是打给xanxus的电话。

  他们经常工作后一起吃午餐。

  xanxus定定地站在后面,squalo的声音听起来心情很不错,只是听起来。

  “一会儿在……”

  没再听下去,xanxus回忆了一下就知道是哪家店了,他很喜欢那家店的牛排。

  他决定直接自己先出发,去那家店等着squalo和五年前的自己出现。

  站在公交站台处,xanxus特别想嘲笑自己,嘲笑抓不住一切暖色调的自己。

  母亲也好,squalo也好。

  嗓子像是因为被灌了一口烈酒,发疼发热。




  参与密事的双方,要么是神圣的同盟,要么是肮脏的结合。——美国,狄更生

  

评论(2)
热度(5)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