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原创】故地重游(架空,cp:XS

  十三

  squalo早早地到了xanxus这里,带了早餐,他觉得习惯无论多少年也很难改变——xanxus从没重视过早餐。

  进门上楼,squalo看到xanxus已经起床,还是颇为惊讶的。

  穿着整齐,白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肘,xanxus在卫生间刮着胡子。

  透过镜子瞟了squalo一眼,“来了啊。”

  看着剃须刀拂过脖腮,白沫消失得干干净净,直到xanxus停下动作,squalo才回过神来。

  “……我还以为你没起呢。”

  “哦。”

  “怎么穿回正装了?衣服……看着还挺整洁的。”

  “没必要伪装了,就换回来了。之前把它送去找人处理过了。”不然现在根本没法穿。

  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一时有些结巴,“我……我把早餐放下面了,你……一会儿记得下来吃。”说着,squalo下了楼。

  五年后啊……五年后的xanxus。squalo心里感慨着。

  xanxus自然不知道squalo在想什么。

  迪诺趴在柜台上,照例给xanxus打了电话。其实昨晚就该打个电话过去的,不过迪诺心想还是算了。

  自己直接被仆人赶出来了,什么都没问到,在车上还被罗马里欧调侃了……已经够惨,不用再给自己增加挫败感了。

  “喂?”不是xanxus的声音,反而像是……

  “s,squalo?”迪诺感觉自己握着手机的手在发抖。

  “迪诺?”squalo挑了挑眉,回望xanxus,坐在沙发上被迫吃煎蛋的xanxus淡漠地对squalo说那是五年后的迪诺。

  squalo一下子兴奋起来。

  两人就这么聊了起来,squalo问了很多问题,不知过了多久,聊到迪诺都快把自己的家底给squalo交代了的时候,xanxus接过电话,迪诺这才想起自己打电话过来是要告诉xanxus自己失败了的。

  xanxus并没有怎么样,要说迪诺的失败,也有他的一份责任,他或许应该让迪诺慢慢来,而不是自己直接了当地打电话去刺激他。他当时太急躁。

  还好,秘密终要显现了。今天他终于能知道了。

  挂掉电话,xanxus心想,迪诺可能还是会内疚的。

  熟不知电话另一头的人只顾着激动了,甚至不顾客人的疑惑,笑着,高高举起自己那只叫安翠的鳄龟。

  “走吧。”穿上风衣,xanxus对squalo说。

  “好的。”勾勾嘴角,squalo却缺少笑意。

  坐在车上,xanxus明白这个人还在担心,他不知道自己该对squalo说点什么,只好沉默,任由某种诡异而压抑的气氛在车里弥漫。

  看着快要开离这座城市了,xanxus轻皱着眉,缓缓开口道:“我无法离开这座城市。”

  “就在郊区,没有离开。”

  紧接着,又是沉默。

  “对了,这个给你。”squalo又出了声,有点突兀,他给xanxus扔了一个袋子。

  打来袋子,里面是一些必要的证件和一部手机。

  “证件我是找六道骸帮忙的,没敢找玛蒙,太难解释,也怕有更多麻烦。”squalo直视着前方,开着车,“另外,手机里已经存了我的号码。”

  xanxus拿起一本证件翻看,忽然意识到姓氏是她的母亲的姓氏。

  愣了愣,看向squalo,“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姓的?”他从没跟谁提起过那个女人。

  “……你现在用以前相同的姓名不太好,我用了你母亲的姓代替……至于其他的,你一会儿就知道了。”squalo轻微咬了咬嘴唇,说。

  xanxus心里泛起寒意。

  红砖墙上环着一捆一捆的铁刺网,生锈的绿皮铁门紧闭。

  squalo将车停在门口,“……进去看看吧……要我,一起吗?”

  xanxus感到反胃,想吐,但他知道自己什么也吐不出来。

  这里是家简陋的疯人院。

  他以为她被送去到很远的地方。

  他以为自己再也没有见到她的机会了。

  “我自己去就行。”稳稳地走下车,只有xanxus自己知道他现在有多么慌乱。

  登了记,面对询问,xanxus声音低沉,只说自己来看一位远亲。

  红砖墙内的三层楼房的墙面已发黄褪漆,院子也混乱不堪,一些算是护士的人百无聊赖地看着在院子里游荡的病人。

  负责登记的人告诉xanxus,那个女人在二楼第四个房间。

  鼻翼间飘着淡淡的腐味。如同行尸走肉般推开门,一个护士坐在里面,看护着房间里挤着的五位病人。xanxus第一刻就认出了第二张床上坐着的女人。

  头发蓬乱花白,皮肤蜡黄满是皱纹,双眼浑浊地翻动着手里的一盘食物。

  护士盯着xanxus看了一会儿,离开了。

  没理护士,xanxus坐在她的床边,微微弓腰,看着这位消瘦得不成样子的女人。

  这个女人完全没在意他,毫无生机地不断翻动食物。

  xanxus觉得自己一只手就可以环住她了。

  面无表情,xanxus向squalo拨了通电话。

  “……怎么了?”squalo其实想问xanxus还好吗,但他没说出口。

  “所以,到底是什么……说清楚。我知道她一直活着的……”却从未想过她成了这副样子。

  xanxus心里有股怒气,还混着其他说不出的情绪,他不知该如何发泄,只能硬抗。

  squalo感觉什么东西在重压他的胸腔,他的喉咙也被紧捏住。

  咬咬牙,squalo含糊地开了口:“……她确实神志不清了,以为你是……他的亲生儿子。她那段时间一直有去找九代,最后成功了。她和九代说了很多,基本都是关于你的……她让九代有了对你的一种、一种……”同情。

  女人躺在床上,她看着xanxus的眼神是那么清明,这让xanxus想起了那个笑容满面的她……

  “九代查了关于你的所有事,他不觉得她是一位好母亲,而且她的精神状况也无法照顾你了……九代也明白她的精神问题基本是她的个人生活导致的。九代只想,解救,你……你是值得更好的生活。”

  她紧紧拉着xanxus的手,说她已经好了,她不会让xanxus再离开她的,她让xanxus去和医生说清楚让她走……

  “不过,后来她清醒了,她恢复了理智,她……她只有你,她无法割舍你,可你已经是九代的儿子了,她的精神问题也不知是否稳定,她被送去了很多地方……也是防止你再见到她……最后,她到了这里……我也是无意听到了九代他们的谈话,才知道的,她当时才到这。”squalo断断续续地说着,“九代其实是有善意的,但,可……我不知道我这么说说清没……我,xanxus,我……对不起。”对不起,这个真相对你想改变的东西毫无帮助,还如此,刺痛。

  女人哭得像个小孩一样,疯狂地抱住了xanxus,呜咽着。

  她那时是清醒的。

  她那时是清醒的。

  xanxus觉得自己快坐不住了。

  恍恍惚惚地把女人那沾着油渍的被子往上拉了拉,xanxus抬不起头,他不敢去看女人的眼睛,他只能盯着她的盘子,发现她把肉都挑了出来。

  护士回来了,看到xanxus这样子,瘪瘪嘴,将鬓角的碎发撩到耳后。

  “她不吃肉,说留给自己的儿子……你是她亲戚吧?……她儿子怎么样了啊?”

  xanxus一直在逃避着不去思考她到底怎么样了,他催眠自己,让自己将她的一切永远压在心底。

  现在这一切被撕开,血淋淋地放在他眼前了。

  他没期待过九代认可他的母亲。九代或许怜悯,但那不等于尊敬,自然没有认可。

  他不在意九代对沢田的重视,也不在意那些因底层女人是他的母亲而出现的窃窃私语。

  他心底知道自己在这里,是格格不入。

  他很早以前就疏于对身边人的关注了。这是他的自尊使然,也是他的自我保护。

  “我不知道。”不像是在回答护士的问题,更像是喃喃自语。

  他的物质,他的精神。

  都来自施舍,都来自恩养。

  他的黄炽灯,是被人否认、质疑的。

  可对方没给他太阳,只给了他黄金,那个不温暖,还不如手臂满是针眼的女人端来的蜡烛。

  ————————————————————————

  本章后半段有较多的,额,前文回顾吧?S每段话后穿插着之前第九章的战爷与母亲的故事的部分描写,黄炽灯、针眼=母亲吸食**【这些都是第九章】,还有疏于对身边人的关注,格格不入,都是很早前提过的……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捂脸

  考虑了很久,到底要不要这么写,结果还是这么做了。这文里没有什么反派的……只有不完美,不体谅的人。

  我一直觉得坏人很好,他让你厌恶他的一切,他让你恨他不用纠结。会让你真正苦闷的,备受折磨的,就是那些你难以断然评价他的对错的人,特别是他还是你身边的人的时候,他的某些事你无法认可,但是真的不可能做到彻底拒绝他,只要他还有你忘不掉的好。这里面九代目,战爷的母亲,战爷,squalo等等都存在着自己问题,相互关系间也存在摩擦,但也都有一定的道理,你无法否认他们的全部,也无法理解他们的全部。

  别期待战爷会报复或者怎样,这里的战爷已经40多岁了,不是16岁。他需要做的是承担和自我调节。

  我一直在思考我拿这个作为最大冲撞点对不对,它能担得起吗?对得起你们对秘密的好奇吗?但是联想到家教原著的战爷的故事,我觉得还是这样吧……说起来,本文16章完结啊。

  另外,倒数三、四句话其实我是有收取【忘了是书里面的,还是谁的评价了】一部叫《谍战上海滩》的小说的,它被拍成电视剧叫《伪装者》【题外话:我很难评价这部电视剧,它的缺点挺多,特别是明台那条线,但是我还是靠主演演技并配着弹幕看完了(还有颜值啊233)】……小说里有个叫阿诚【我最喜欢的角色】的管家,“阿诚觉得自己很卑微,他所有的物质,都来自施舍,包括精神,所有的虐待,都来自恩养,包括精神上的虐待。”【当然,阿诚的这句话的含义和我这用的含义存在差别,不过,卑微感不变。】

  

评论(4)
热度(3)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