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只是放文用啊……不用理我的。
日漫/欧美/国产,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目前只吃不产。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就会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原创】故地重游(架空,cp:XS

  十四


  自从上次从疯人院回来,squalo就有两天没找到过xanxus了,五年后的xanxus。


  只好在自己认为他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找寻……但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他现在真的很担心xanxus,那天回来的路上,xanxus沉默着,一句话也没说,这让squalo反而更在意他现在的状况。


  将车停在路灯下,squalo锁了车门,向远处那色彩艳丽的LED大灯牌处走去。


  xanxus很久以前没事就会到这来,他很喜欢这里的黑啤酒。


  舞池的灯光闪烁着,忽红忽蓝;震耳欲聋的音乐让人神经绷紧……男人女人们全在狂欢。


  squalo在人流中被挤得分不清方向,封闭的空间让他感觉喘不上气。


  狼狈地走出人群,squalo四处扫视,希望看到xanxus的踪影。


  正当快要放弃的时候,squalo注意到了酒吧一角的……香艳画面。


  风衣成团,被丢在了沙发上,xanxus喝着酒,一位衣着暴露的金发女郎张开双腿骑坐在他的大腿上。


  squalo气急败坏地叹口气,向xanxus走去……离着还有几步远,squalo就已经闻到浓妆艳抹的女郎身上的香水味。


  女郎把手伸进了xanxus的衬衫里,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xanxus依旧只是喝着酒,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不好意思,这家伙喝多了。”squalo面无表情地说,捞起风衣,拉着xanxus的胳膊就要走。


  手里的方型玻璃杯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冰块掺着烈酒四溅,沾在女郎白/皙的大腿和xanxus的裤腿上。女郎也一个不稳从xanxus身上跌跌撞撞地下来,高跟鞋尖踩到了一块碎冰。


  xanxus没说什么,任自己被squalo拖着向外走,女郎在后面骂了一句“死基佬”,引起隔壁酒桌的一群人一阵哄笑。


  xanxus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动,只有拉着他的这个人拼命要他稳定。


  他好像是个我认识的人。


  刺耳的笑声传入xanxus耳中,很吵,让他很烦,他不想听到笑声,这笑声难听到他想吐。


  xanxus挣开了squalo的手。


  慌忙回头,只见xanxus已经笑着站在了那一桌人的面前。


  一位剪着短寸的男人瞪着xanxus站了起来,一脸戏谑,“笑你怎么了吗?”


  惨了。squalo很想哀嚎一声。


  来不及阻止了。


  xanxus拎起桌子上的一瓶酒,向男人砸了过去。


  玻璃渣染上红色,撞击声和男人痛苦的叫喊被酒吧那热烈的摇滚乐所掩盖。


  主唱嘶吼着,其他人也在吼着什么,xanxus晃着身子笑着,又拿起一瓶酒,这次喝了起来。


  squalo的头胀痛,摸出钱包冲了过去,将现金全部塞给了破了头的男人。


  捂着头,男人将钱扔在了地上。


  踩着节奏十足的鼓点,一群人扭打在了一起。


  ……


  squalo擦着鼻血从酒吧走了出来,xanxus跟在他的后面,随意地将风衣挂在手上,他的眼角有抓痕,嘴边也青了。


  两人现在都头发蓬乱,衣冠不整,一股酒味。


  squalo和xanxus都相当能打,那桌人现在还躺在酒吧里没出来……xanxus直接把环着他脖子的壮汉撩倒在地时,周围的女人都在尖叫。


  刚才出来时,还有两个小姑娘要来和他们约炮。


  回到车上,xanxus坐在副驾驶,闭上眼睛,squalo没急着开车,握着方向盘,开口:


  “你已经四十多岁了吧?”


  “嗯。”


  “你知道我给你的证件全是假的,进了警局很有可能被查出来吧?”


  “嗯。”


  “……在刚才,你把酒瓶砸在别人头上后,你的酒就醒了吧?”


  “嗯。”


  squalo抽了抽嘴角,额上的青筋暴起来,正要咆哮,xanxus却回头认真地看向squalo。


  “12月17日,哪都别去。”说完,靠着背椅,再次闭眼小憩。


  闭了嘴,squalo意识到这个家伙刚才只是单纯在发泄。


  消失的这几天,可能只是想找个地方一个人自我调整。


  而squalo却只认为他在逃避,他不敢面对。


  这个秘密让他认为他抛弃了自己的母亲,从九代那里得到的全是恩惠,与亲情无关……也明白了squalo的死亡,只是纯粹的命运。


  更阴沉、更隐忍、更犹豫、更孤独。


  更多思考、更多自省、更多承受、更多质疑。


  这是五年后的xanxus。懂得了无能为力,也知晓了收敛锋芒。


  squalo不喜欢xanxus这样。


  “脏话来得比谎言干净。”squalo看着xanxus,“但是,世界上有善意的谎言,没有善意的侮辱……你怎么想?”


  xanxus知道squalo是在问他现在怎么看九代。


  他也不知道,他愤怒……但他不觉得九代是恶劣的。九代对他的母亲是摒弃,对他又确实提供了更好的资源。


  “你了解我。”xanxus再次睁开眼睛,答非所问,“正因为你了解我,至少是了解五年前的我,所以你才不告诉我。你之所以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了解我,只是你不愿想象我会是个冲动且过分的人。”


  squalo皱着眉,轻轻摇着头,却又像在疑惑:“不……我……”没说下去。


  现在的xanxus能接受的东西更多了,他明白了有的东西,真的只有忽视,努力去淡化它,你才能好起来。


  如果是以前的他,他会发怒,他会质问,他会还给别人一个更痛的伤疤。


  “别对他说,”xanxus淡淡地讲,“他如果自己要去找的话,任由他去吧。”


  “去找吗?……”squalo想直视现在的xanxus的眼睛,想看出什么。


  “他迟早会再去找的……他找过的。结果不好。”


  他找过的。


  那天,司机没有按时来接他,于是他在街上疯狂地奔跑,如同逃亡,他要去以前最为熟悉的地方。


  老旧的贫民小楼,脏兮兮的,路上也充满大大小小的污水洼。


  他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站在门口。


  他敲了门。


  没人回应。熟识的邻居也没探出头来看看他……他们躲在自己的家里。


  他不断地敲着门,问着有人吗,喊着自己的母亲。他期望有人把门打开,他的钥匙被他的父亲拿走了。


  他想去沙发上躺一会儿,打开冰箱看看有没有她总爱买的蜂蜜硬糖,把电视声音调大,等着她喊自己把音量关小,或者从厨房端出热腾腾的饭菜。


  找不到她了,只能来这看看了。可她真的不在了,这里没人了。


  他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站在门口。


  他敲着门。


  最后,理所当然,什么也没有出现。尴尬?苦楚?绝望?茫然?说不清,他只能自己慢慢走回到父亲那里。


  身上没多什么,也没少什么,只是心里丢了“侥幸”。


  “不要对九代……”


  “不会的。”xanxus打断了squalo的话。


  “你对一个人的憎恨、厌弃、鄙夷,若其恶意没有彻底摧毁你,那么都会随着那个人的离开而消失,你会在心里不断美化她。最终取而代之的,只有你对自己只送过她一盏烛台的惭愧,在她生日时也挑剔她的饭菜的内疚,总是对她冷漠寡言的自责……只要她是给了你一段不可取代的美好的。”


  “这是她让我意识到的。这对……九代一样受用。”


  而你,让我彻底参透并遵循了这个道理,忍耐、淡漠、调节……至于做到处变不惊,还在学习。xanxus没把这剩下的话对squalo说出来。


  “你只管那天哪都别去。”最好和我待在一起。


  “我困了。”我只能这样了。


  依旧没开车,squalo安静地注视着xanxus,昏暗的空间总能隐藏很多东西。


  squalo轻轻摸了一下均匀呼吸着的人的黑发。


  -----------------------------------------------


  母亲节快乐!!~~有给妈妈说节日快乐吗??现在还来得及!~


  12月17日,是战爷来到这里的11月12日加上35天的时间,也是S出事的时间。【这个简单的数学题我反复算了好久……【大学了,文科生彻底把数学扔掉了吗2333【这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孩子的自我修养【误


  下次更新我想如果可以的话,直接更新最后两章,然后本文完结……但愿我不会拖2333


  


评论
热度(4)

© 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