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原创/完结】故地重游(架空,cp:XS

  十六

  这到底是结束,还是重新开始?

  我该停止那些无法节制的思念了。

  头脑清醒,却僵硬得像个木偶。

  沿着灰白的水泥路缓慢行走。

  天空积着厚实的云,压得很低。

  就算是在山顶,他也要走上去。

  路标出现在眼前,一旁的小路依旧静谧地盘延至树林深处。

  泥路已经干硬,野草彻底颓秃;冷风让嘴唇干裂……杉树化为墨绿,银杏只留下一地破碎的枯黄。

  不计其数的墓碑。

  没停下,没什么能让他停下。

  绕着青石路走了很久,这里还没有那个人永眠于此的痕迹。

  xanxus决定去那里,那里可以眺望这座城市的全景。

  右手扶着梧桐,粗糙的树皮硌着手。

  湖泊褪去湛蓝,白雾浮于水面之上,清淡、模糊。

  xanxus以为自己会想跳下去的,这样就简单了……不过“活下来”这个概念是刻进人类骨骼里了的。

  他看着squalo被救护车带走,他只是握着手机。短信被他删掉了,有些东西只用自己看一遍就够了。

  squalo说了很多,他希望xanxus可以更好。

  xanxus也希望自己可以更好。

  不过有些事情,他躲不了,有些情绪,他也确实很难管理。

  squalo用自己最后的时间发送了这条消息,他期待xanxus的改观。

  xanxus也期待着自己的改观。

  可他连现在该去哪都不知道。

  他后来又去了车站,这次再没有一位女孩一次又一次掠过。他得到了离开舞台的允许。

  他思考他再回到这里的意义。

  除了母亲,剩下的意义就是,他又得以见到squalo。他本该在squalo那里得到安慰,squalo也确实这么做了,可是死亡让这全部变得毫无说服力。

  我可能不过是个插科打诨的龙套,不需要有什么更多的意义,继续阴沉下去就好。

  今天再回到原地,或许,一会儿他就可以回去了?他的戏份应该没了。

  其实他早该再来这看看,明明他一开始就是想要离开的,却没想过回原地再试一下,他该来这试试……他为什么没来呢?

  站在悬崖边没有马上离开,xanxus在胡思乱想。

  他还在等待一通电话。

  他不可能没有发现squalo在最后时刻发送的消息。

  他会猜测、怀疑、发怒,甚至对这个squalo很在意的陌生人充满敌意。

  消息里没有提到名字,另一个xanxus不会知道这个陌生人就是自己。

  他会查询这个号码的背景,无果后,他会沉不住气选择直接打通这个号码。

  xanxus很清楚自己会做什么。

  他还会陷入阴谋论,因为squalo无缘无故请了一个月的假。

  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打电话过来了。

  xanxus会接通电话。

  听着另一个自己压着声音问他是谁。

  xanxus会一句话也不说。并将手机扔下悬崖。

  最后,离开这片故地,无论怎样。

  xanxus不过只想是接通电话,故作神秘,给xanxus一点希望。

  有了目标,至少不会和自己一样消极麻木。

  老朽的xanxus会接着如此活下去,不过他希求那扇没了马蹄莲作装饰的门。

  ……

  在去墓地前,xanxus和迪诺通了话,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迪诺没说什么,或者可以说,他不知能说什么。

  “我会再去一次墓地,试一试离开这里。”

  “如果回来了,我会去接她。”

  “如果没有回来,我会去另外一个地方,我会去看她,但只等那位xanxus去接走她。另外……迪诺……”

  “今天你没有回来的话,我会去找她的,放心吧。”迪诺没让xanxus接着说下去,“……就算是这种情况,我也还是希望你只要记起来我了,就给我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我会去墓地,会去咖啡馆坐坐,每年……我会和你通电话。”对面的人声音很稳,“谢……”

  “不用谢。”迪诺不想让xanxus说完这词。

  “……”

  “我会把马蹄莲搬走。”透着电话,传来暖意,“你看到马蹄莲不见了,就可以肯定我是知道真相的迪诺了。”迪诺第一次如此希望自己可以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对话,这样,自己的老友就不会孤独了。

  “你只会通过植物来确定时空吗……今天如果看到门口没有马蹄莲,我就得考虑进不进了,毕竟新顾客才有优惠。”xanxus不擅长说笑话,但是他善于调侃。

  “不,从现在开始,旧客才有优惠。”迪诺笑了起来,“我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你可要回来啊。”

  “我回来了,你就看得到的。”

  都是精于隐藏情绪的人。

  ……

  迪诺揉了揉眼睛,挂了电话,他努力去让自己和往常一样,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他希望现在有点单的客人,他可以投入工作,问他们需要什么。

  推开木门,站在门口四处望了望。

  他渴望今天的时间慢一点,给那个男人赶回来的机会。

  端起马蹄莲,转身回到店里。

  如果今天见不到他,他就真的回不来了吗?

  不,只是延后,只会是延后而已。

  呆呆地端着马蹄莲站在店中央,他无法确定把这盆仿真花放在哪,也没心思考这个问题。

  迪诺默默坐在了木椅上,看着怀里那沾了尘土的花朵。

  如果我前进,跟随我。

  如果我退缩了,枪决我。

  如果我死了,替我报仇。*

  我没有在革命,这是我对朋友许下承诺后所该有的态度。我应当坚守、完成。

  哪怕苦闷、抽痛也该甘之如饴。

  他要做的很简单,仅仅是等待,等待门被推开。

  可能会等很久……他的店里会多一位坐在轮椅上、半盖着毛毯的老人。她那象征岁月的银发会一丝不苟地盘扎在脑后。

  某一天,会有一位男人出现在店里,也许那时他的双鬓已是斑白。

  他会说“我来这里花了点时间”?还是“旧客有优惠吧”?

  我会颤抖着声音说“有,旧客有优惠”?还是不顾一切给自己的老友一个拥抱?

  门似乎发出了轻响。

                                                                           END

  -----------------------------------------------------------------------------------------------------

  如果我前进,跟随我。如果我退缩了,枪决我。如果我死了,替我报仇。【If I advance,follow me.If I retreat,kill me.If I die,avenge me.】——出自大革命时期法国西部保王党领袖罗什雅克兰。

  这句话是我在我扎导的T恤上看到的【微博上细心的粉丝截下来了】,是一张幕后片场照片……我记不得是钢铁之躯的时候还是BVS的时候了,BVS时期的几率大一些……一瞬间就爱上了呢【以至于跟团定了T恤】,还马上摸出自己的小本本把这句话抄了下来。

----------------------------------------------------------------------------

 

  嗯……本文完结了,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

  这篇文无数次飞离大纲,所以对于自己做到十多章完结这个承诺,还是很欣慰的。

  不过关于这篇文的矛盾冲突,它是趋于平淡的。

  而且我似乎还选择了一个最简单乏味的结局完结了它?结局是最恼火的开放性的结局。【??

  最开始是想像恐怖游轮一样的,后来我又觉得太俗了……又考虑了蝴蝶效应,感觉更俗了……

  这种设定现在挺烂大街的。

  我想过X为了S而死,S成为植物人是X没能避免的。然后又觉得是俗套的虐,于是我放弃了。

  X改变历史,回去过后,看到了重生的S?我从没考虑过这种结局……

  我倒是考虑过两人一起死掉的这种……这篇文我是抱着一定自省的心情去写的,也想给XS发次便当,毕竟《战地录》送了那么多便当,XS倒是好好的……你们别生气啊,我想说实话嘛……【一直有妹子问我是不是HE,而我各种闭口不谈,这些受到伤害的妹子,我愿意被你们骂】

  另外,这篇文更多是在探究这个普通的战爷,xs连个亲吻都没有……其实我是想下海写H的,回忆的那种方式,后来觉得没必要,感觉累赘,于是我又放弃了。

  过段时间我才会再给XS开坑,这次估计会讲旅行家X当地导游的一个几篇就完结的文章……这次我会努力污的,因为我好想涉【天啊我在说什么啊!!】黄!!!!【x

  最后的最后,感谢各位忍受这么一位写文老是爱絮絮叨叨谈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家伙。

评论
热度(13)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