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Gradence/圣诞短篇】《幸运日》

  这是一篇反应20世纪纽约交通问题的短篇。【x

  这里有还没当上部长的部长和还真的只是个孩子的蘑菇。

  闲来无事写的一篇情节极简单的小短文,希望各位喜欢?

  祝各位圣诞快乐。

  -----------------------------------------------------------

  《幸运日》

  汽车毫无顾忌般在街道上快速穿梭着,留下一串呛鼻的烟雾。

  Credence畏畏缩缩地攥紧了手中的传单,偷偷观察着过路的行人,最后,还是紧紧地闭上了眼。

  他生怕自己被注意到,可他应该拦下他们送上传单才对。

  而且,他希望有人与他一起穿过这忙碌的街道,一个人就够了,他能跟着后面过去就行了。

  今天他的运气好像也不太好。

  街边橱窗里老早就亮起耀眼的暖色彩灯,但那里从不是他自己能进的地方。寒风似乎顺着他的脖子钻进泛黄的衬衣里,Credence不由缩了头,脚趾抠住那双过大的笨重皮鞋的鞋底。

  踩踏地面的声音、路人各异的聊天、难听刺耳的鸣笛声……不抬头,只仔细地听着,猜测是否有人注意到窘迫的自己。

  或许真的有人注意到了这个举止怪异的孩子,但显然没人想要去关心一下他。Credence就这么站在那里,时不时原地踱一下脚。

  一遍一遍地在心里默念着,告诉自己必须要睁开眼睛,在下次车流出现间隙时一定要冲过去……真相却是他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了机会。

  我可能熬不到今年圣诞节就会冻死?Credence迷迷糊糊地想着,今天如果他没回去,母亲应该也不会注意到的,她最近都没空管他……可他想回去,至少有热水喝。

  Credence知道自己应该向旁人寻求帮助,然而他不希望有人看见他,单纯的,他不想被人盯着,哪怕只是疑惑的眼神。

  每次被暴露在目光下,福利院也好,街头也罢,从来没有发生过好事,身体的疼痛习惯就好,但这些往往还伴随着其他更恶劣的东西,你说不上来,它也不会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却会一直影响着你,一不小心还会在你的回忆里叫嚣。Credence知道自己是个废物,每天都有人提醒他这一件事,他应该顺从一切才对……不过他也不能避免的有想逃避的东西,而他人的注视就是他最想逃避的东西,他不是一个活泼开朗被人喜欢的孩子,他只想找个藏身之所,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咬着嘴唇上的死皮,丝丝咸腥混进嘴里。

  匆忙地赶往MACUSA,大衣衣角扬起,Graves脸色阴沉,没人喜欢都快回到家了却又被上司紧急呼叫。

  这个时段路上的麻鸡本来就多,更何况还是节日前夕。被突兀地立起来的巨大松树、双手拎满购物袋的麻鸡、极力彰显存在感的店铺……Graves考虑找个无人小巷再幻影移形。

  鞋沾染了肮脏的雪水,Graves心里更是烦躁了。

  淡漠地直视前方,车流间刚好出现了空隙,Graves加快了步伐准备直接过去。

  一旦急躁起来,难免要出差错。

  和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在了一起,Graves差点拔出了魔杖……立刻冷静下来,虽然他已把右手伸进大衣兜并摸到了自己的武器。

  Graves看着被自己撞倒在地上的小孩子自己慢慢爬了起来。

  被吹乱的黑发有几缕随风蹭着冻红起疮的耳朵,短了一截的裤子露出起球的灰袜,宽大变形的棕色毛呢外套塌在羸弱的孩子的身上。几张传单掉在了地上,还在他手里的传单也已经皱了而且快被他扯破了。

  瞟了一眼地上的传单,Graves不由皱了一下眉。

  反巫师的养母,成群的“兄弟姐妹”,传单代替课本,因为稀粥而留下的第二塞勒姆的小孩。Graves不认识这个孩子,却对这个组织极其熟悉。

  “你在这里干什么?”话一出就后悔了,Graves说不上自己为什么要去跟这个穷酸的小鬼搭话,而且是问了这种愚蠢的问题——很明显,他是在发传单……Graves应该直接走掉才对,毕竟他对“同情”也是并不热衷的。

  你得到了别人的同情,你只要做好一丁点事情,你就能够得到最大的赞扬,如果做错了什么,你也比其他人更容易获得宽恕……然而你是做成了一件他们都做不到的事的话,那么你打破了某个平衡,他们可能时常会“不小心”地“刺激”到你。

  这种想法或许是极其极端主义的,毕竟Graves还未曾是一名被同情的对象,他可没亲身体验过,同时,他也不会太在意某些弱者。但他已经看到过一些发生在他身边的案例了,这些“播爱”的人几乎都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做过这种事……更可怕的还有沉醉于自己的善良而被自己感动的情况。

  想到这里Graves不由一阵恶寒,等他回神时,小孩子正哆哆嗦嗦地看着他。留海将乌黑的眼睛挡了一半,不过无害温顺却又空洞的眼神还是透了出来。

  Credence真的被男人的一句话吓了一大跳,他猛地绷直了后背,紧接着又马上驼了回去,头甚至低得更低了。注意到旁边的人没了反应,才带着好奇与畏惧,小心翼翼地瞧着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先生。他现在有点茫然,这种打扮的有钱人为什么理他?

  “对,对不起……先生……”

  “你说什么?”声音小到Graves以为他只是动了动嘴唇。

  Credence又抖了一下,使劲吞了吞口水,“对,对不起先生……我只是想过去……”声音只提高了一点,稚嫩的声线还在打颤,不过Graves算是听清楚了。

  很明显,冻成了这副样子是站在这等了很久了。

  “……我也要过去,跟着吧。”既然搭了话,也顺路,那就不能不管了。

  Credence没想到这位陌生人会这么说,受宠若惊地跟在他身后,慢慢抬起了头……只能仰望男人的背影而已。

        兴奋?向往?困惑?担忧?羞耻?……道不明的古怪情绪缠住了Credence,以至于让他有些难以呼吸。

  “好了。”一到街对面,Graves就停下来说道,回头看向Credence,孩子已经迅速低下头“欣赏”自己的鞋尖了。

  没想再说什么,Graves准备离开,毕竟他还要赶去见那个草包上级。

  “先,先生……”Credence也不明白自己是哪来的勇气,他抓住了这个人的衣角,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脏告诉他要向这位先生道谢。

  Graves不知道孩子在想什么,思索了一下,拉住那细得有点可怜的手腕,一瞬间Graves还以为自己摸到的是冰块,扯下了孩子的手,“我得走了,这个拿去吧……我没带麻鸡的……我没带钱包。”Graves有点庆幸今早被迫收下了同僚给的“礼物”。

  暖和的温度在手腕上慢慢流失,男人往自己那苍白的手里塞了一个东西,然后直接走了。

  摊开手,手心里多了一块奶糖。

  传单掉了一地,Credence呆呆地站在街边,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才回过了神,最后,剥开糖衣,把乳白色的奶块含进嘴里。

  浓郁的奶香掺着甜味瞬间充满了口腔,Credence觉得自己像是一下子喝了一大杯甜牛奶。

  ……能说这是上帝派人送我的圣诞礼物吗?坏孩子是不配得到圣诞老人的礼物的。

  他第一次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美妙的味道。

  他第一次没有因为一个人对他的关注而受到伤害。

  他第一次不自天高地厚地期待能与某个人再次相遇。

  他该说谢谢的,他还该问问这位好心先生的名字……

  他应当为这位先生送上一句:祝您圣诞快乐。

  墨黑的双眼闪烁起带水光的碎片。

  ……却也像是沉寂已久的废弃煤炭里冒出了点点火星。

                                                        end

  

评论(5)
热度(44)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