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X-MEN/夜天使】情感与利己主义

  努力睁开眼,望了望放在洗漱池旁的水杯,Warren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洗漱台修太高。

  不知瘫在墙边昏睡了多久,头现在疼得快要炸开,动一动身体,酸痛,两条腿已经麻了,想张嘴喘口气,结果牙刷掉了出来,泡沫早就干在了嘴里,舌头似乎完全失去了知觉。

  自己是不是快死在这冰冷的卫生间里了?Warren心想。

这是怎么回事?我他妈昨晚干了什么?等等,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是如何回来的?

  “咚咚咚。”敲门声。

  Warren考虑要不要发出原始的嚎叫来进行求救……不行,太丢人。

  对方没有收到任何回应,一会儿,Warren听到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我有给谁钥匙吗?

  瞬间清醒了一大半,挣扎着,准备爬出来,明显有人在“硬闯”他的私人领地,他得反抗!

  再者……多少死在客厅更体面一点不是吗。

  “天啊!Warren你怎么了?!”蓝色的怪物站在门口,两只装满食材的大纸袋落在了木地板上,东西摊了一地,一个苹果从怪物脚边滚动到Warren前方,Warren只要再爬两下,就可以伸手够到它了。

  虽然自己现在很饿,但在陌生人面前,自尊显然更重要。

  ……

  Kurt茫然地看着后背覆有洁白的鸟翼的金发青年拼命地往嘴里塞着三明治并一脸敌意地看着自己,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想了半天也没开口,只好尴尬地给他再倒上一杯热牛奶。

  没被打理的羽毛和那一头乱发像是要逼死强迫症,Kurt简直快忍不住要帮他捋一捋那交错的毛。

  恢复得差不多了,Warren不想承认味道不错,把嘴里剩下的残渣吞干净,说:“你是怎么回事?”

  “那个,今早我先去了一趟超市……”

  “停下,我没问你这个,你怎么直接进我家里啊,变态?你他妈还配了我家大门的钥匙!”

  “什么?”Kurt彻底懵了,反应过来后吓得不停摇头,“不,不是这样的!”

  “偷拍狂,你敢说你没这么干?!”Warren愤恨地又抓起一块三明治咬了下去。

  Kurt马上辩解道:“是你父亲啊!你父亲让我关注你的一举一动然后告诉他,我昨晚就告诉你了啊?我没有拍什么奇怪的照片啊?”

  “这不说明你就是偷拍了吗?去你的妈的你还想拍什么‘奇怪的照片’!还有,钥匙是怎么回事!”

  “你昨晚给我的!”

  Warren瞪大了眼睛望着Kurt,“我给你的……?你开什么玩笑……”

  “你大概需要好好回忆一下。”耸耸肩,Kurt轻轻叹了口气。

  看样子昨晚他真的喝了太多。

  Warren一直知道这几天自己屁股后面多了条跟屁虫。独特的墨蓝色皮肤上有淡淡凸起的怪异图腾,黑发,挑染了一撮亮蓝,橘黄的兽眼更像鎏金过,明明该带有攻击性,却透着无害——这太诡异,不过的确有一种美感……自己好像反侦察得太仔细了。

  Warren确实也在偷偷观察着对方,而且这家伙显然没有察觉到,永远紧张地抱着相机躲在自以为不可疑的地方。

  起初Warren还会怒气冲冲地想抓住这家伙揍一顿,结果每次自己转身还没走几步,对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留下刺鼻的硫磺味混在空气里。来来回回几次后,自己竟也懒得管了,这位小狗仔的业务水平不行,但你他妈就是没办法赶走他……你甚至和他搭不上话说一句“老兄我早发现你了,你看你要不洗洗睡算了”。

  神经兮兮地原地吼一句“老子发现你了别跟着我了!”也不行。

  ……好在没妨碍到自己什么,真有什么事这么多年的架也不是白打的。warren如此安慰着自己。

  不过一旦独自回公寓,门窗等等Warren都会开始检查了,也会偷偷撩开窗帘看外面有没有人在蹲点什么的……都还正常。

  一个蹩脚不牢靠又极其尽职的偷拍者,Warren大概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是那位父亲到底还是想自己在他的控制范围内而已。Warren想着,同时决定自己只要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玩玩这位史迪奇*先生。

  所以,回忆了这么多,昨晚是怎么回事?Warren一下子觉得累了好多。大早上就用脑过度……好吧,现在已经是中午。

  昨晚,我泡吧了,必定又喝醉了……然后,我和酒吧里的客人打起来了?……最后是抱着路灯柱子吐了对吧?还有什么吗?

  这些信息并不能帮助Warren理解今天早晨的情况。

  “再给我倒一杯牛奶。”Warren一边尽力回想着,一边对Kurt说道。

  顺手摸了摸玻璃壶壁,条件反射问了一句:“有点凉了,要再加热一下吗?”

  “嗯,去吧。”两眼放空,Warren咬着手指,依旧在自己长年被酒精麻痹的脑子里翻找着可用记忆。

  Kurt端起壶向厨房走去,忽然意识到什么,开始为刚才的对话感到恐惧。

  不对,这,太自然了。典型一个被伺候惯了另一个伺候惯了。如果Warren记起来,自己岂不是没得跑吗?

  颤巍巍地从厨房出来,将牛奶放在桌上,看Warren仍然没反应,皱了皱眉,还是把牛奶倒进杯里。

  “记起来了吗?……”

  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根本没有头绪。”

  “这样啊,”Kurt迅速将钥匙放在桌上,“那就没什么事了对吧?行,我绝对不会再打扰你了有缘再见!”

Warren没管Kurt咧嘴傻笑准备穿鞋离开,热牛奶让他浑身暖洋洋的……就像是……

  “等等。”Kurt正要迈出门的脚停在半空。

  “我记起来了。”虽没有拨开所有迷雾,但Warren认为自己应该记起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Kurt真的很想直接瞬移永远离开这个地方。

  满足的笑容在脸上渐渐绽放,或许可以说是“狞笑”,Warren慢悠悠地说:“Kurt·Wagner,我要把你送去警局,你个偷拍狂。”

  “我知道你住哪工作地点在哪,不想我把你送进局子还大肆宣扬的话……”

  Kurt快哭了。

  “给我做饭去。”Warren的眼睛开始放光。

  完了。

  Kurt再一次想起了昨晚趴在他身上掏出他名片后得意到十分恶劣的鸟人。

 

                                                    tbc

史迪奇:

我觉得我其实没必要科普这个的……

自己并不怎么会写带着日常的小甜饼,可是,我实在不知道写什么了,而且cp都这么冷了还是有点爱吧。

保留变种人,架空世界观,老妈子Kurt和熊孩子Warren,大概是这样的?人设对我而言太麻烦了我总结不了,此外争取几章完结吧?这个我太苦手了……你们随便看看就行了。

唉。我不该答应小崽子揽下活儿的。

不会是坑。速度大概是周更,理由是本人爱没事找事同时患有拖延症。【跪

评论(14)
热度(38)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