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只是放文用啊……不用理我的。
日漫/欧美/国产,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目前只吃不产。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就会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X-MEN/夜天使】情感与利己主义

  二

  直直坐在长椅上,双手放于双膝,大约是因为他温柔地望着在脚边啄食面包屑的白鸽吧,坐姿看起来没那么别扭拘谨了。

  “她总是想一出是一出,完全不在乎我的想法,我对她真的不重要。”长椅另一边还坐着一位老人,在对Kurt抱怨着自己的老伴。

  “嗯……或许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吧……哈哈。”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Kurt只想一个人坐着冷静一下,没想到平时没人愿意搭理的自己,今天偏偏强行成为了倾听者。

  “唉,年轻人,你不明白,拥有一位崇尚自由的另一半绝不是好事,因为我本人只想安安稳稳过小日子,哪里的日出惊艳,哪里的群山巍峨,哪里的风俗独特……我都没兴趣了已经,年龄让我遗忘了那种热情,我只在乎院子里的草坪,电视上的棒球比赛以及汽车油费。”

  Kurt就单纯地听着,咧了咧嘴,笑得有点无奈。

  老人对Kurt如此的反应很不满意,觉得自己被敷衍了,不由抬高语气,继续倾倒苦水,“她任性!骄傲自大!简直想全世界围着她转!她还是孩子吗?为什么不认清一下现实呢?心血来潮的事情太多了!你以为她只是个爱旅行的老太太吧,你知道吗?有次我不在家,她竟然拉了一群精力过剩的小青年回来开派对!天啊我打扫卧室就花了半天时间!没错!卧室!”

  转头发现老人已经激动地抖了起来,金丝边的老花镜在阳光下晃了Kurt的眼,满是皱纹的脸跟脖子一起涨得通红,Kurt形容不出那个样子——大概是蔫吧皱皮的红气球?

  伸手轻拍老人的肩,老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接触吓了一跳,正要责备这位不懂保持距离的变种人,可看到Kurt的样子,沉默了。

  “我懂的,我真的懂的。”没了笑容,认真地说,但本该闪烁的双眼却仿佛穿过老人看到了什么一样,全是……忍辱负重。

  “你……我就不该跟变种人说这些!古怪!”老人吞吞吐吐吼完这句话就快步离开长椅。

  远处的教堂响起了钟声。Kurt不由叹口气,他不想回公司。

  Kurt只是家上市公司的小职员,勤勤恳恳干活的小透明的那种。

  今天早上,他一到公司门口,千欢就朝他冲了过来。

  “你可算到了!怎么不接我电话?”

  掏出手机,一看有十几通未接来电,千欢拨了五通,另外的,都是Warren打来的。

  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我,我睡觉开了静音,今早忘打开了。”

  “你快进去看看……”千欢挑了下眉。

  Warren端着Kurt留在公司作为储备粮的泡面,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和一群女同事聊得热火朝天。

  我现在请假还来得及吗?

  “早饭!!”很好,Warren已经注意到自己了。

  短短两周,Kurt俨然完全成为全职保姆。Warren让自己接着帮他父亲干活,然而真相是Warren现在在网络上冒充Kurt告诉他父亲关于自己的“行程”,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毕竟Worthington先生给钱一点也不小气……这笔钱就成了Kurt的保姆工资了。拿很多钱只管买点菜然后打扫下卫生的正当工作,同时不用担心Warren的报复,Kurt当时根本没想太多直接顺从接受了,关于Worthington先生知道真实情况会怎么样,Kurt选择暂时性忽略。

  就这样,才二十出头的Kurt开始不断感受到自己那被Warren催化而加速到来的中年危机。

  周围的同事瞬间都望向了Kurt,但Kurt只想抱着圣经跪在地上问上帝我做错了什么。

  我就不该为了钱答应这件事,这完全就是陷阱吧?Worthington的恶魔交易!

  窃窃私语,围在Warren身边的女同事有些散开了,却并没有走掉几个人,疑惑的、好奇的,什么表情都有。

  僵硬地拽着公文包从女同事中挤到自己的座位边。部分同事感到很难得,Kurt的笑容这次没透傻气……只有尴尬。

  看了眼Warren,Warren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低头吃起了泡面。

  最终,人群还是解散了。

  “你怎么……”

  “早饭啊。”理直气壮。

  “我昨晚有准备吐司那些在冰箱,你答应我了,今早自己热。”

  “你一走我就饿了,所以当宵夜吃了。话说这泡面怎么这么难吃,你干嘛买它?”

  不知是哪几位偷听的同事没忍住笑出声来。

  “……Warren,你翅膀上是什么?”

  趁Warren回头检查翅膀,Kurt拉住他就是一个瞬移。

  其他人刚要拿出空气清新剂,黑雾已再次出现,Kurt无视掉一些咳嗽声又坐回自己的位置。

  Kurt将Warren放在了公寓门口,Warren感觉自己四周除了浓烈硫磺味的黑雾,就剩下暖色的眼眸里泛着冷光的Kurt。

  Kurt蹲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说:“听话点。”

  抱着泡面,盘着腿,Warren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恶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意思。”

  Kurt紧接着就全身心投入在工作中,仿佛屏蔽了周遭全世界。

  女士香水交杂着自己刺鼻的烟雾让他很不舒服,他的工作位置在角落,今天挤在这的人数真是前所未有。站起来想打开一旁宽阔的大玻璃窗透透气,结果千欢一脸八卦地带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他聊了很多但没说这件事,你快告诉我!”

  “Kurt你知道他姓Worthington吧?Worthington工业的Worthington,那标志性的天使翅膀。”

  “Kurt你怎么连我都没说,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死。”一副被玩坏的残念表情。

  “咳咳……”千欢小心地抿了一口咖啡,似乎在担心弄掉自己的口红,“我说啊……”

  Kurt忽然转身瞟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然后马上快速说道:“这都快到休息时间了啊我把资料拿去复印一份一会儿出去一趟就这样我先去忙了!”

  说完匆匆行动起来,没有给千欢任何开口的机会。

  ……

  Kurt不断回忆那长椅上的老人的话,慢慢地走回公司。

  大多数人都出去吃午饭了,剩下的也在闷头工作,没人理他,Kurt竟有些欣慰。

  放松地坐在椅子上,正要扔掉千欢给的已经冷掉的咖啡,就听到玻璃窗“砰砰”响了两声。

  抬头,只见Warren举着拍立得一脸坏笑地按下快门。拈着照片甩两下后,就把它从外贴到窗户上,Kurt感觉照片上的自己看起来宛如一位每天都在接受阶级压迫甚至失去了所有抗争的底层人民……好像真的确实是这样。

  明明终于恢复对Kurt人情冷漠的同事们又因为不知是谁的一声短促的惊叫,而再一次关注起他这边的情况。

  Warren·Worthington是在报复他,绝对的。

  不能如此逆来顺受下去了,Kurt,你们之间应该平等才对,你不是他的仆人或者玩具。

  扯了一张信笺纸,唰唰写下一句话,并覆在窗户上。

  【离开这里!】

  Warren笑得一脸灿烂地摇着头。

  【如果真的很闲,你就在外面飞着直到我下班和我一起去采购!】

  Warren无所谓地点点头并又举起了拍立得。

  看着窗户上越来越多的照片,Kurt的脸成了绛紫色,窘迫地心想这个被偷拍的受害者真的太混蛋了。

  为什么上司今天不来督促他工作了?谁来管管外面的猛禽?

  ……

  “Warren你不能买这堆零食。”

  “Warren,放下那瓶酒。”

  “你得吃蔬菜。”

  “把萝卜放回来。”

  “你累了吧?能在门口等我吗?不,不用帮忙了,出去,去门口,对,求你了。”

                                                              tbc

  大家不要和Warren学习,他这样是要挨艹的。【x

  这章周三就写好了,然后我忘记放出来了……

  

评论(6)
热度(29)

© 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