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只是放文用啊……不用理我的。
日漫/欧美/国产,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目前只吃不产。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就会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X-MEN/夜天使】情感与利己主义

  四

  Kurt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到的福利院,他最初的记忆就开始在老神父坐在凳子上为自己讲诉圣经的故事。

  用歌斐木做成的方舟外涂满了松香;为一碗红豆汤,以扫放弃长子权让给雅各;成为先知的扫罗;本意为“赞美”的犹大……十二门徒、摩西和红海等等,Kurt一遍又一遍地去倾听。他不了解别人是怎样成长,或许比起“倾听”爱与善,他们可以更多地“感受”爱与善。

  Kurt不清楚自己是否被人在乎,但他明白自己得到了上帝与老神父的爱护,哪怕他们的爱护是极具包容的,但这不重要,有人在乎已经是件值得感到幸福的事了。

  那时候的变种人比现在的处境更敏感,小小的福利院终究也躲不过暗流,普通的孩子特别是年龄大的,总不愿意与变种小孩待在一起,那么同是变种的孤儿们之间有没有好一点?略微遗憾,外表越是奇怪的孩子越不会有朋友……拼命隐藏自己却又从更不堪的人那里得到慰藉,大家就是如此安于现状的。和“劣种”站在一起是会被一同鄙夷的不是么?我比真正的“劣种”其实要好很多的啊——总会有人这样催眠自己。

  谢天谢地,神爱世人,神爱世人。长大的Kurt也时常这么告诉自己。没遇见老神父的话,那真没一点光了,上帝说要有光,于是神父为他送来光。

  小Kurt的愿望是成为一名神父,他希望自己也能向没有走出困境的人献上自己的绵薄之力,可惜他的形象实在不过关,根本不会有机会……如果入邪教或许能得到热烈欢迎吧?老神父皱着眉微笑着安慰自己:“Kurt,你要做另外更重要的事。”得,儿时的梦想在那时就碎成了渣。

  坐在房檐下最高层的石阶处,今晚不但没一颗星星,且朦胧下起小雨,不远处的松树林在薄雾中发出密集的轻响,雨水顺着屋檐砸在湿软的草地上。Kurt轻抚怀里那本破旧的、书角都不知因卷皱而被捋平多少次的圣经,有一搭没一搭地向Warren讲着小时候平凡却藏刺痒的生活。

  这是Warren提出来的,让Kurt说说自己的童年。Warren真心对Kurt的过去充满好奇,他之前可不知道Kurt儿时是在福利院。

  “看来,你可真是个虔诚的教徒啊,我该谢谢上帝还是你?因为你虽然唠叨不过不会一刻不停地向我传播福音?”Warren四仰八叉地瘫坐在一旁,手肘架着后面的台阶,翼角上耸,皮靴表面已溅满一层水珠,“我这种作风极差只会进教堂找厕所的人没被你打死是不是算你脾气好?”

  “还好我只是虔诚不是狂热。”Kurt也调侃道,“不然我一定要逼你在饭前祷告。”

  “哼哼,对啊,要不凭着我的翅膀……等一下,你难道是因为我的羽毛翅膀让我看着像上帝的使者才这么容忍我?那老家伙叫你来跟踪我,你是还由于感悟到了自己宗教情怀的呼唤所以最终答应的吗?恶魔?”

  想表扬Warren自知自己需要“容忍”这件事在大脑里没存在几秒,Kurt就被这段话搞得瞪大眼睛。

  “Warren……”

  “说!”Warren仿佛在和Kurt比谁的眼睛睁得更大。

  摸着自己的心脏,一副受惊的表情,“我的天呐,天使?Warren你在干什么,别毁灭我的童年啊!”

  Kurt给的这种答复显得Warren简直是自作多情,耳朵带着脸颊一起臊红,“操你的!我这是担心你脑子抽风!……你他妈给我停止你的看法!”

  “行行,你冷静……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天使还是说得过去的……”Kurt摆着手,艰难地思考着怎么让Warren不再炸毛。

  “不要再提‘天使’了!词汇也不行!”

  “好的好的……”

  水汽混着青草香被吸进肺里,Kurt一脸无奈地望着他,Warren的脸没再发热,咳两声,恢复为原来那随意又镇定的样子,开口:“你接活儿赚外快也是为了这里对吧。”

  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有什么办法呀,工作够养活自己而已,拿不出多少钱给福利院,现在经济不景气,政府的补贴一次比一次少……如此下来,的确有问题。厨师累得进医院,人手彻底不够用,没钱实在雇不到人,否则我也不会过来帮忙,再不想想办法……”

  真是操心的命。Warren不由感慨,刚想鼓鼓掌逗一下“圣人”Kurt,凉意却钻进羽毛,Warren实实在在打了一个喷嚏。

  “快回去吧,感冒可不好玩。”Kurt拉起Warren要回屋去。

  “切,我哪有那么弱,话说我还没听够呢,你小时候去掉圣经还剩下其他的吗?”

  “大半夜该睡觉了……”

  “不,这才几点啊……要去喝酒吗教徒?”

  “……”

  Warren强撑着让自己不要倒在地上,努力抬头,然而眼皮始终难以分开。

  提前回来的厨师和其他人员一起激动地感谢着Kurt他们的帮助,Kurt结结巴巴地回话,相当不好意思。

  眼前像挂着毛玻璃,天旋地转,画面在变黑,快不行了,他们在说什么?我听不到啊……嗯?……我是怎么回事?我在做什么?……我刚刚有在想什么吗?

  注意到Warren快翻起眼白倒在地上了,Kurt狠狠捏一把Warren的肩,触电般抖动一下,瞳孔放大,定定神,用回归的几分意识胡乱朝厨子点点头。

  这才发现一直有两个小家伙在偷摸他的翼尾,暴露后撒腿就往回跑,剩下的依然抠着门框在张望。要不要管管他们?

  “我们必须得走了,先生。”

  “真的帮大忙了,我们真不知该怎么做,你们有空多来看看啊,下次一起喝个茶吧。”

  “我们一定还会来的。”Kurt马上开朗地笑着回答道,别说问,看都没看Warren,就做下约定。

  反正神色萎靡的Warren连话都不想说,脑子被落在枕头上,现在只会跟着笑笑。

  终于走出福利院,Warren只求Kurt带他快瞬移回自己的卧室,还没发话呢,Kurt忽然转身对他说:“我把你父亲给的工资和一些自己存下的钱留给福利院了,算我预支了接下来的生活费,下个月我会补上。”

  “……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Kurt是被派来调整他的生物钟的吧?被强行唤醒的大脑折磨着Warren的神经。

  不等Kurt开问,Warren已抓乱自己的金发,“我,我他妈……我又不管饭不是吗,酒吧赌场最近进不去……我给钱也不影响什么啊不是吗……!”

  “……让我理解一下这句话,你是说你也留了些钱?”

  “就我目前的生活状况,大概不能用‘些’。”

  相互对视,沉默到气氛诡异,最后Kurt张张嘴,缓缓说:“那是不是代表我们未来得省着过日子?……你该告诉我。”怪不得院长和其他工作人员拦着他们谢了那么久。

  “……我做事干嘛向你通报?!”憋半天,带着无理取闹的样子说出这句话。

  “算了,忍耐一下吧,省就省着过吧……你少买点酒。”Kurt仰头叹气。

  “这就不了,你多加班吧。”Warren认真地说。

  “我加班你吃什么。”质问。

  “有一个东西叫外卖,有一处地点叫餐厅。”挑衅。

  今天Kurt·Wagner也期望能探究出Warren·Worthington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tbc

慌慌张张来更新……

评论(12)
热度(25)

© 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