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只是放文用啊……不用理我的。
日漫/欧美/国产,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目前只吃不产。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就会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X-MEN/夜天使】情感与利己主义

  五

  开门,把钥匙随手扔在鞋柜上,Kurt提着洗衣液缓慢地进了走廊。屋子里没开灯,摸索墙面按下开关后不过是另一种死气沉沉。

  靠在沙发上出神,关机的电视屏上映出自己麻木的脸,尝试笑笑,却仿佛像马上就要失声痛哭……堆放食品袋和空瓶子的茶几上有一张纸条,从沙发上直起身子去够,发出叹息的同时也开始阅读:

  【我们结束了,好自为之吧。】

  望一眼电视屏幕上的自己,依旧是那副要死不死的鬼样子,眉头拧在一起但没有半点悲伤。

  你还好吗?我挺好的,除了感觉胃里塞满了屎以外。

  纸条被揉成团扔回茶几上。Kurt搓了搓脸点开遥控器,足球比赛的热烈氛围丝毫没让屋子有些活气。

  一头冷汗,Kurt痉挛般地从沙发上蹦起来,枕头顺势躺到地板上。

  这种中年危机废材人生的情景啊?Kurt抓住被角瑟瑟发抖。Kurt·Wagner!你振作!你还年轻!你还有大好时光!发际线没问题身材也没走形!你可没到坐在马桶上发呆跑个上坡路失去半条命的时候!

  我大概最近有些神经质了……Kurt的内心如是说道。慢慢地,一股焦味弥漫在鼻翼间。

  “你干嘛呢?”Kurt穿着睡衣就走进厨房。自从Warren去他公司来了一场“早餐风波”后,Kurt每天早上都会瞬移过来进行查看,最近俩人送出去一大笔钱,Kurt干脆搬过来住了,多少能省电费,顺便防止Warren挥霍本月为数不多的费用到玩乐上。

  “烤派,想吃派。”Warren蹲在烤炉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烤炉里完全糊掉的……面团?

  “你为什么不叫我来做?”

  “看你十分痛苦地在沙发上挣扎,怕是做噩梦了,于是我决定不叫醒你。”讲到这里,Warren沉默了一下,继续说:“以后我不会这样了Kurt,不管是什么梦我都会叫醒你的,毕竟没食物我也不好受。”

  听上去Warren还有点沮丧和委屈。

  “……哦。”Kurt和Warren一同审视了一会儿烤炉,最后纠结地问:“这都成碳了,你怎么还不拿出来?”

  Warren终于仰头看向了Kurt,“烫啊。”

  Warren毫无生气如同在说自然常识的语气简直要Kurt胃痛,“你让让,我来弄。”

  “腿早麻了啊。”颓至绝望的语调。

  今天早上Warren有带脑子吗?没有。

  今天Warren造作Kurt了吗?造作了。

  等Kurt处理好差不多毁了一半的厨房,Warren已经吃完麦片和香蕉,把Kurt的被子压腿下,瘫在沙发上无聊到快超脱了。

  美好的假期早晨就这么没了,正要休息,手机又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

  活力值恢复但闲得蛋疼的Warren反应极快地抢过手机点接通键。Kurt只是扯一根香蕉开始剥皮,甚至懒得发话指责。

  “喂,你好,有什么事吗?”

  Warren越聊越开心,但猜不出完整的谈话内容与交流对象,Kurt发现自己竟渐渐在意起这通电话来。

  “千欢说要请客。”

  一通电话后就能叫得如此亲热了吗。Kurt一时抓错重点。

  李千欢没想到Warren·Worthington会接电话,看看表,这时段呆一起是都同居了吗?!不由悲哀地想连Kurt都找到另一半了,她这苗头还没有。

  “实在不好意思……”Kurt拘谨地说。他一直不习惯去接受别人的单方面付出,可争不过Warren只好来了,现在也不知怎么办,是到时候抢单还是强行要求AA?会不会坏了别人的好意?

  哪怕关系很铁,Kurt依旧会这样,千欢无奈却也无法使他改变,就笑嘻嘻地摆摆手:“不是快月底了吗?我的代金券再不用就作废了呀,怎么?Warren没告诉你?”

  Kurt愣了几秒,默默看向Warren:“你没告诉我。”

  “我没告诉你吗?”Warren贱兮兮地反问道。

  千欢的八卦之魂燃得更烈了。

  控制自己,先喝一口茶,尽量自然地开口:“料理估计还要等一下,咱们先聊聊吧……话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Kurt抽抽嘴角,千欢的眼神中释放出的求知欲让她的表演完全失败。

  “你今天叫我出来吃饭,除了解决代金券还有其他的心思是吗?”

  “知道那就快告诉我!”绷不住了。

  Kurt一言难尽地看着千欢说不出话来,憋了很久,尴尬地来了一句:“我想我忘了。”

  哪能接受这种回答,千欢忍不住大喊:“Kurt你再这样会失去我的!……”

  “其实也没什么,”Warren不知道有什么不好讲的,“我泡吧喝多了,惹事,酒吧里的人把我赶出来,抱着电线杆吐得彻底断片后被Kurt发现了而已……料理还得等多久啊?我要吃生鱼片。”

  如果他不在,Kurt不会就把偷拍的事交代了吧?小教徒真老实。Warren心想,直到他收到来自Kurt的注视。

  “你,确定吗。”哪怕Kurt不是正常人的肤色,当下也能说Kurt的脸绿了。

  “……啥?”

  有故事。千欢忍不住开始激动。

  旋转寿司运行了,生鱼片从Warren面前飘过。

  ……

  如同以往,Kurt无所适从地站在酒吧门口,任由路过的行人时不时瞟他几眼。每到夜晚就是他最艰难的时刻,Kurt总要犹豫不决,大脑告诉他应当进去,而心脏却要他远离那里。

  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来这种地方?混乱、嘈杂、昏暗,一群人挤在罐头里。

  “烦死人啦你!我好不容易和那个变种人搭上话,你就拉着我出去!”

  “时间不早了,大不了以后再来呗。而且你没发现他和那几个人杠上了吗?”

  两位浓妆艳抹的小姑娘从酒吧里走出来,甜腻的化妆品的气味让Kurt迅速躲得老远。

  她们是在说Warren·Worthington吗?Kurt望向入口。

  主唱在台上声嘶力竭,鼓手拼命敲着鼓点,彩灯明暗闪动,照得舞池里的人的舞姿一顿一顿,闷热,向来感官灵敏的Kurt感到头胀耳鸣,眼前发黑……汗液、香水、烈酒等等,鼻子被冲得不行。

  被其他人撞到一旁,甩甩脑袋眯眼去寻找那对本与此地格格不入的羽毛翅膀……总算在吧台处看见熟悉的身影。

  没来得及安心,一位壮汉就被Warren抡进吧台里,砸到柜架,玻璃杯、酒瓶碎了一地。

  Kurt听不清那边的对话,令人眩晕的灯光也使他视线模糊,两个人朝Warren走过去,而他明显喝高了,低头扶住吧台。像动态连环画,有人向Warren举起金属椅。Kurt明白自己得做点什么。

  硫磺的气味灌入鼻腔,Warren终于忍不住抱住Kurt发软地吐了出来。感觉背部衣物满是湿热,酒气混杂其他难闻的味道染遍全身,Kurt一阵头皮发麻,突然后悔把Warren瞬移到外面。

  他没决定出去哪,只想离酒吧远点,回过神,他已带着warren来到公园。

  四下无人,亮起几盏路灯,Warren还抱着他在喘气,僵硬地拍拍Warren的背,“你……还好吧?”

  鸟人的肩一震,猛地抓住Kurt的手臂,步伐不稳,整个人压过来,吓得Kurt黑烟乱窜。

  “你,是你……偷拍!”Warren醉醺醺地吼道,然后伸脚勾住Kurt的脚踝用力往外拐,Kurt直接仓促地后跳几步摔进一边的绿化带里。

  低矮的灌木戳着Kurt,还让他呛了一鼻子灰,Warren酒味浓重并杀气腾腾地蹲坐在Kurt身上,拽住他的衣领,“老子……可算逮到你了!……”

  Warren歪着头且摇摇晃晃,Kurt不禁想今天自己可能要在这里被进行人道毁灭,“你,你冷静……”

  “说!你个混蛋!你谁啊?!”拽紧衣领狂摇。

  “你你父亲要我来的!”

  “我他妈没问你这个!你是谁!说不说?”Warren开始扯Kurt的衣服。

  立马挣扎起来,有力而灵活的尾巴缠上Warren的腰向外扯,双手死死护住自己的T恤,弓起腰刚要前扑,Warren翼角上的倒刺抵在了Kurt脖颈的大动脉处。

  Kurt快吓断气了。

  Warren一阵乱摸,最后趁Kurt大脑当机撩开衣摆,精瘦的腰暴露在Warren的视线下,好像对Kurt身体上的图腾十分感兴趣,研究了一会儿,伸手摸上去,“小伙子,看不出来不但有腹肌还有纹身啊哈哈哈!”

  “我不纹身Worthington先生你冷静啊啊啊放我一马行么?!”Kurt涨紫了脸,“我们有事好商量!”

  “你的证件在哪里?!交粗来!”口齿不清,却宛如地痞。

  “没,没带……”要证件?这是要干什么?看Warren那副要撕光自己衣服的架势,Kurt更加恐慌,“裤兜里有名片!名片可以吗?”

  Warren的咸猪手捂上Kurt的屁股。

  “侧兜!是侧兜!天啊!停下!”Kurt彻底崩溃了。

  反应过来自己跨坐在偷拍狂的裆部,只好向前蹭蹭,冷漠地压在Kurt的腰腹上掏起裤兜。Kurt被折磨得想咬舌自尽。

  拿到名片,Warren坐回原来的位置,吞吞吐吐念完上面的信息,露出让Kurt从此终身难忘的笑容:

  “我知道你住哪工作地点在哪,不想我把你送进局子还大肆宣扬的话……”

  “你得听我的!Kurt·Wagner!……”

  “把我送回公寓……”Warren眼神中的光彩使Kurt怀疑他是不是已经醒了酒。

  结果话音刚落,上一秒还得意洋洋的混蛋下一秒就倒在Kurt身上睡死了,手里紧握的名片,已然皱掉。

  Kurt灵魂出窍般,躺在灌木丛里一动不动,等消化完今晚的信息,Warren都靠着他的胸口睡得发出轻微的鼾声了。

  瞬移到公寓门口,叫醒Warren让他自己去洗漱,Warren点点头,一瘸一拐、软绵绵地进了卫生间,自己则浑身散发臭味,如同行尸走肉般步行回自己的公寓。连瞬移都忘了用。

  千欢有个坏毛病,就是听别人讲故事时会忘记自己的食量。

  如今她嘴里全是寿司,嚼都不能嚼。

  Warren听完后像一位老友一样拍拍Kurt,为他又续上一杯茶。

  话说他才是罪魁祸首吧??

  千欢没明白为什么当时Warren能威胁Kurt,Kurt似乎有意不讲出来,这原因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她也不问了,千欢不愿意再刺激这只蓝色小怪物。

  “那个,没想到吃了这么久……我下午还有约,先走了,对不住,你们接着吃吧。”终于咽完嘴里的寿司,收拾一下包,千欢略带歉意地说道,并暗自看了Warren一眼,却也说不出什么。

  “是吗,那玩的开心。”Warren仿佛没察觉千欢刚才的小动作。

  Kurt瞪着茶杯没说话。

  等千欢人走了,Warren思考几秒,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每个人都难免遇到点糟心事不是吗,让它过去吧!忘掉!”

  “那我可不可以不当你保姆了。”

  “别傻了,乖。”说着Warren放了块紫菜卷在嘴里。

  Kurt抬头回望Warren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先生,我们今天乌冬面有优惠,买一份乌冬面,还搭味增汤。”

  “味增汤不算钱?”

  “是的,味增汤不算钱,先生。”

  “那来份味增汤,不用上乌冬面,谢谢。”这是Kurt。

  “对不起,小姐,打扰了,别理他。”这是Warren。

  和往常不同,今天是Warren把Kurt领回了家。

                                                                 tbc

  一人在外,大家要注意安全,远离醉汉。【x

  

评论(20)
热度(22)
  1. North_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转载了此文字
    向全世界安利我爸爸他的文风我太喜欢了(土下座)

© 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