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X-MEN/夜天使】情感与利己主义

  六

  “把蔬菜汁喝光。”

  “你快走,别管我了老妈子。”

  Kurt懒得理会这个称呼,收不住对Warren充满怀疑的表情,但也起身出门了。

  瞬移能力最大的好处对于Kurt而言就是永远不用担心因在路上堵太久什么的而迟到。需要一秒时间吗?环绕着浓稠的黑烟,Kurt踏上公司的台阶,完美保持提前十分钟进入大楼的记录,毫无挑战。

  “Wagner先生,请等一下。”陌生人跟上来。

  Kurt停下,转身正要开口问有什么事,男人侧身偏头示意,Kurt向他指示的方向望去。

  全身腾起一股寒气。

  看来是被发现了。

  “先生,走一趟吧。”

  把蔬菜汁倒进洗手池,拧开水龙头冲个干净,Warren讨厌这闻起来古怪,喝起来更是迷之口感的东西,蔬菜汁除去所谓的营养便捷,就不该活在世上才对。嘴里还残留有当时在Kurt眼神的逼迫下喝的一口蔬菜汁的味道,可怕的液体,Warren决定立马去漱个口冷静冷静。

  手机响了,嘶哑低沉的男声伴着贝斯与架子鼓以及令人亢奋的电吉他疯狂呐喊,Warren决定先去接电话。

  “喂,Warren,Kurt在吗?我联系不上他,他怎么还没到?”是千欢。

  “嗯?他之前就出门了啊。”

  “不是吧?他根本没打卡上班啊!”千欢有些着急,“他过去从未如此过,假没请,人不在。”

  Warren挑眉,不确定地说:“可能是先去了什么地方?不小心给耽误了。”然而他并没听Kurt有提过今天他还要去哪。

  “……我先帮他请假,你去找找!就这么干!……嘟嘟……”

  千欢急急忙忙挂掉电话,Warren也不由紧张起来。

  蓝皮恶魔不会遇见麻烦了吧?……定是李千欢把焦虑传染给我了。

  打电话过去果然没人接,慌张且费劲地套上黑色皮夹克,顾不得自己那被蹭乱的羽毛,冲出门,思考着往哪走,多长时间才该报警……

  向福利院赶去的路上,再次发出信息音的手机让Warren指尖颤抖,屏幕显示出一条短信:

  【他在我这,回来吧。】

  那个男人发的。Warren的心似突然被扔进冰窟窿里,又摧枯拉朽般烧融至更深处。

  大概十三岁的时候,蝴蝶骨处的表皮长出密密的,刺一样的物质,不但看起来十分恶心还带给Warren无法舒缓的刺痒,挠出血印抓破皮,扯不出,连接神经的痛。

  他很害怕,以至于不敢告诉父母,偷偷拉住保姆问她自己是不是快死了?

  Warren得知父母其实知晓消息时,Worthington夫妇自认已消化好一切。Warren,没事的,会好的,有我们在,没问题的,儿子……我们一定会让你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懵懵懂懂地点点头,望着藏不住脸上的疲倦的父母那努力的笑容,一种带着家族傲气与某些韧性的眼神。那时的Warren还不懂,此刻与其说在安慰Warren,不如说本是他们在自言自语般地安慰着自己。

  我会好起来的,爸爸妈妈说的,那么我相信。握紧拳头,Warren的眼角沾含泪花,微笑接受来自母亲的拥抱。他们不会放弃我。

  自负的诺言算不上谎言,可时间也会撕碎它们,血淋淋的本性让天真的你吃不消。天都塌了,生活怎能不崩盘?

  充满信心的开头,不懈寻求方法,相互鼓舞,诉说爱意,挫折,没事,更大的挫折,坚持,失望,又一线生机,新方向,重燃希望,再一次的困境,摸索,绝路,死循环,茫然,不甘,强打精神,愤怒,崩溃,猜忌,麻木,厌恶。

  厌恶。我为什么生出这种东西?

  原来温柔抱住自己的女人开始毫无形象地怒吼、撒泼,说他让她神经衰弱。男人什么也没做,单单看着,失望透顶地看着,也看着他自己。

  隆起的骨头,畸形的肉翅,恼人的绒毛,丑陋,撑开肉体的生长痛。

  Warren几乎每晚都要趴在床上疼得满头大汗,没人帮他,没人靠近他,任他忍受,任他腐烂。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两块流脓肿瘤。他已比卡西莫多更骇人,比弗兰肯斯坦更不洁,比爱德华海德更邪恶。

  “你该穿斗篷遮住它!你不想我吃下饭了吗Warren?你为什么要折磨你的母亲?”女人把刀叉摔到桌上,撞开椅子跑上楼,多么昂贵的化妆品也挡不住的黑眼圈和眼袋,憔悴的女人依靠药物来换取睡眠与镇静。

  男人叹口气,“Warren,去穿斗篷。”

  “凭什么。”低头切羊排,餐具在白瓷碟上划出尖刻的噪音。

  “你说什么?”他的儿子竟顶撞他。他还不知道这才是反逆的开始。

  “我成这样子,也有你们的问题吧?”声线颤动,刀叉还握在手上,Warren歪着头看向对面的男人,他眼圈发红,这不代表要滴出几滴泪,仅仅是心底的情绪肆虐全身,恶毒从灵魂的裂缝中张牙舞爪地爬出来,“是你们的基因让我成了你们讨厌的鬼样子的吧?关我什么事?光我看病怕是不行,你们是根本!”

  拍桌而起。

  Warren立刻也站起来,指着背后收起仍有半米长的雏鸟双翼,“不想看,说得像我想有它一样!要不直接砍掉吧?反正你们迟早要我上手术台切掉它。”说完,冲进厨房反锁了门。

  先是男人粗暴的撞门声以及略急切的咆哮,紧接着女人尖锐的哭喊也传了进来。Warren完全不明白他们当下的行为,明明是他们想要的啊?

  够了,他今天必须得结束狗屎似的所有。翻出斩骨刀,他一时说不上来自己是在宣泄还是报复。

  据说如同凶杀现场,Warren倒在血泊里,染红的断翼湿漉漉地瘫在垃圾桶旁边。

  他在床上躺了一年多,并只要医生和保姆进来,他明白,这家是彻底毁尽了。

  命运没抛弃他,折翼的话,大不了来场再生,翅膀甚至比过去长得更快更丰硕。Warren离开卧室的那天,也是他第一次飞翔的日子,完美的成人礼。

  Worthington庄园飞出个天使,美极了。Worthington夫妇听到后,说不出话。

  ……

  畅通无阻地滑行进庄园,停在门口,不知已等候多久的仆人迎上来,Warren目不斜视话也不说直接推开仆人,一脚踹在门上。

  Kurt一上车就被电击枪弄晕了,等他醒来,他已经被塞进通电的铁笼内,放在如今这奢侈却又陌生的地方。

  蹲坐在狭小的笼子里,Worthington先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喝着咖啡盯着报纸。

  什么情况?

  自己像被抓来的野生动物,不,是马戏团的动物才对,Kurt能感觉到Worthington先生瞟过来的视线,分明是把自己当成了耍杂技的猴子。

  “要喝点什么吗?”放下报纸。

  “放我出去。”不然你儿子就要饿饭了。

  “你觉得你应该这么和我说话吗?Kurt·Wagner,我本以为你是一位真诚的……人,是我糊涂。另外,真没想到恶魔怕的是电。”故意压低的声音和那傲慢的神情,Kurt很不舒服,不过想到自己和Warren欺骗了他,也就皱着眉选择沉默。

  相比之下,Warren真太讨人喜欢。

  他发现我出事了吗?估计要到饭点才行……

  Kurt想着,忽然听到一声巨响,Warren一脸暴戾地快步走进来:

  “把我的人还给我!”

  好欣慰。

  诶?谁的人?

                                      tbc

  

差点这周就要拖欠更新了……

  

评论(12)
热度(27)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