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只是放文用啊……不用理我的。
日漫/欧美/国产,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目前只吃不产。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就会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X-MEN/夜天使】情感与利己主义

  七

  Worthington先生找到Kurt去监视Warren时,Kurt的确是想不明白选他的理由。

  诚然,夜视、易于藏匿暗处的肤色、敏捷的身手以及瞬间移动的能力让Kurt仿佛天生就该干这行……然而他完全不曾有过跟踪的经验。也就是一名勤勤恳恳的小白领,哪会有这种技能?

  “他不过是说明自己的尽责且向我表明他依旧可以掌握我而已。你不是第一位被他派来跟踪我的,如今有点风吹草动我都能察觉到……你最大的优势是‘赶不走’,我甩不掉你,那么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他问过Warren,那时Warren冷漠地说道。

  这是Warren的一面之词,可能Worthington先生会有其他原因,但原因里面不会有其他和Kurt有关的了。

  Kurt需要钱,福利院那段时间真的快不行了,他必须帮忙……神父离世多年,教堂早已换人,Kurt与过去的联系不多,福利院算一个。Worthington先生给的数目如此可观,而且听起来Warren·WorthingtonⅢ更多是夜晚活动,他完全能去做……就干一段时日,度过困难期就行。

  公寓门口的摄像头被Worthington先生连线,只要一有情况Kurt马上能收到消息……也有影响工作的时候,上司借此扣过几次奖金,但大多都被千欢糊弄去了,Kurt没少为此请客感谢千欢。

  接下来的事,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虽知事情早晚会被发现,可Kurt却不知何时开始希望晚点,和钱无关。

  被带走又放出也不过二十四小时内发生的,Kurt想不通为何Warren的公寓让他感到陌生了。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被子还堆在旁边,可是他现在看起来像一位等待面试的应届生。

  手机放在面前,Kurt期待下一秒能够收到Warren的消息……电视上的脱口秀无法使他转移注意力。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自己会有如此的感受?

  有些气恼,Kurt重重倒在沙发上……

  “把人放了。”

  “谈谈吧。”

  “你先把人放了!”

  “我现在放走他,你会听我说话?”

  父子俩上了楼,留Kurt独自在一楼大厅的铁笼里。Warren的脸色很不好,Kurt可以感觉到Warren那充满抗拒的情绪,但Warren没说话,只看了眼Kurt。

  不甘心?厌烦?妥协。Kurt努力去理解那眼神背后掺杂的所有。

  等Warren再下楼,手里握着开笼的钥匙,泄愤似的捅进锁孔。

  “好了,没事了。”故作轻快的语气。

  不,有事。Kurt望着向他露出淡淡微笑的Warren,心里发紧。

  Worthington先生没阻止他们的离开,倒是Warren,刚回来便甩下句要出去冷静思考然后消失了。

  塞壬唱的什么歌,或阿喀琉斯混在姑娘群中冒的什么名,虽说都是费解之谜,但也并非不可揣度。*Worthington先生对Warren讲了什么让Warren不愿说还躲避他……Kurt猜个七八分没问题。

  但是Kurt仍需要听Warren对他开口,不管是好是坏。

  手机突然亮起来,Kurt迅速抓起,却看到一串陌生的号码。

         ……

  Kurt以前从未来过这里。蹑手蹑脚地走进来,小心翼翼问周围的人自己要去如何去完成保释。

  最后总算有个警察招呼了他,交完保释金后,Kurt紧张地等着Warren的出现。

  Warren要比Kurt淡然很多,显然不是初次来警局了。一副老油条的样子,看得Kurt有点火大,刚要冲过去朝这家伙理论一番,却注意到Warren青乌微肿的左眼角,一下子泄了气。

  “这就是你说的要‘冷静思考’吗?……”没有指责,尽是无奈。

  警局里的人偷偷打量他们俩。太有趣了不是么?恶魔拿钱保释打架斗殴的天使。

  Warren狠狠瞪一眼在一旁不小心笑出声的小警察。

  Kurt握住Warren的手把人拉走了,老老实实连变种能力都没敢用。他不想俩人连门都没出就因Warren在警局滋事而一起再被关进去。

  “当初是谁威胁我说要把我送进局子的?你怎么一言不合倒是自己先进去了?”出了警局,暗自松口气,Kurt调侃道。

  按道理他应该先“教育”Warren,然而Kurt唯一有的感觉是心脏好像终于又回到自己的胸腔了。

  “保释金我会还你的,谢谢。”今天,Warren对Kurt说的第一句话。

  Kurt愣住了,回过神来,挤出个笑容:“Warren,在酒吧和你打架的小混混把你揍晕到了现在吗?……”

  Warren经常思考,Kurt·Wagner在面对自己时的做法和他对其他人是一样的吗?比如任Warren搞事情,他在后面擦屁股;比如永远没脾气地纵容Warren发神经,事后才会唠叨;比如就算是他不喜欢的生活作风也从不去按个人想法纠正Warren……这是Kurt的“包容”或者“事不关己”?

  Kurt当下的态度又该怎么猜?他到底猜错没?

  “Warren?你怎么不说话?”直直地注视Warren,不掩饰自己的眼神。

  “我在想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天真的还是成熟的?傻气的还是通透的?

  关于我呢?是不停嫌恶地腹诽着上帝没有造我成为人形,谈不上体面其表,却有流氓气质吗?*……

  “听着,Warren,我不在乎你父亲到底是和你说了什么话,我只想说……你……嗯……他是说了你不回去你我都不好过的话对吧?”

  “是啊。”

  绷直背,可脚发软,Kurt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但握住Warren的手一直没松开,“你,那个……所以你准备要跟我告别对么?”

  “……不啊。”Warren心里想自己给肯定回答后Kurt难道要哭啊。抽抽嘴角,忍住恶作剧的欲望。

  Kurt能推测出Worthington先生说了什么,却猜不透Warren的脑回路。

  要讲的话哽在喉咙里,缓了一会儿,发颤地开口:“那你搞这一出干嘛?……”

  “冷静思考啊,打架让我冷静,进局子让我思考。”Warren一脸认真。

  他在开玩笑吗。Kurt忽然也很想出去打一架回来。

  “那你为什么要还我保释金还谢谢我?!”

  “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礼节吗?”

  好像没什么毛病。

  不,毛病大了去了。Kurt有些崩溃。

  “你想知道我冷静思考出什么了吗?”Warren兴趣盎然地盯着Kurt。

  “什么?”

  恶趣味爆发,故作严肃的Warren拿出一副探讨学术研究的样子,说:“我在思考Wagner先生你是如何理解关于索多玛*的故事的。”

  眨眨眼,Kurt的脸一下子成紫红色。

  “你果然是想泡我的!”Warren兴奋地大喊。

  Kurt简直恨不得马上把Warren扔回警局去。

  但要先讲清楚索多玛被灭的更多的原由……Warren算参与了吗?*

                                                   tbc

  

    塞壬唱的什么歌,或阿喀琉斯混在姑娘群中冒的什么名,虽说都是费解之谜,但也并非不可揣度。*——托马斯•布朗爵士

  上帝只造你成为一个人形,原来是体面其表,流氓其质。——《四签名》歌德

  【这句文里改着用,毕竟Warren不算人形。】

  索多玛:《旧约圣经》里面一座耽于男色且十分淫//乱的性开放城市,同时居民也没什么怜悯之心。耶和华派了两位天使毁灭此城。【所以Kurt来了一句Warren似乎有参与,大翅膀天使嘛】

  各位劳动节快乐。

  这里是因为浪过头而错过周日更新的废人。

  这章真的是我卡出来的,不要嫌弃……

  今天还会有个短篇更新,不过还要改改。【其实这篇都没改好……发现错别字或者重复过多的词汇什么的,反正请告诉我一声,我改】

  

评论(4)
热度(18)

© 别字岚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