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放文用……不用理我。
只要想写,管他冷热。
DC死忠,大超至上。
本人懒癌晚期……不过一旦开坑保证不弃。【这也算我最后的倔强了。【x
不参与rps。
水平有限,若有问题,欢迎指出。

【X-MEN/夜天使】奇怪

忘了自己从哪看的一句话:判断是不是热圈,就看它有没有节日贺文。

祝各位劳动节快乐。

  《奇怪》

  刺眼的光线从通风口砸碎在潮湿的水泥地板上,蜷缩在墙角的孩子慢慢将脸从双肘间抬了起来。

  “有人吗?”通风口被挡住了,阳光照得窗口外的人的裤腿仿佛通电一样在发亮。

  地下室的小孩匆匆跑向楼梯口,逃亡般地离开地下室,心里还恐惧着对方是否看到了自己。站在走廊喘着气,却听到正门传来了声音,他吞吞口水,谨慎地朝大门靠近,穿过一个个冰冷单调的房间。

  战战兢兢地把圆溜溜的绿眼珠对门缝,但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那戴上的深灰色兜帽。

  “你是谁?”疑惑、好奇。

  “只有你住在里面吗?”兴奋。

  “是的……只有你在外面吗?”

  “对!我叫Kurt,我可以认识你吗?”

  这是一位想认识他的外面的人。Warren激动地在厚重的铁门内跳了起来,又急忙趴在门上说:“我叫Warren!……”

  “Warren,我能进来吗?”同样也趴在门上的男孩询问道。

  “不行……你不能看到我。”认真又沮丧的回答。

  “为什么?”

  “因为我看起来很奇怪。”

  “可是你的声音很好听,你可以和我说说话吗?”

  “那你想听我说什么?”

       ……

  Warren开始每天守在门的另一边等待Kurt的到来,屋里的世界好像也跟着变精彩了。

  今天两人通过铁门下的小窗口交换了画。Kurt画的是一团蓝乎乎的小人。

  “Warren,你为什么不画你自己呢?”坐在门外的Kurt问。

  “有什么好看的……我画的大楼不好看吗?”坐在门内的Warren说。

  “好看,但我没见到过这样的大楼……Warren,你长什么样子?”

  Warren从没见过大楼,他决定忽略Kurt前半段的话,直接开口说:“我是绿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

  “真的吗?”Kurt欢快地喊道。

  “当然,我有照镜子的。”

  “Warren,我能进来吗?我想亲眼看看你金色的头发。”

  “不行,我很奇怪……”

  “我就看一眼,可以吗?”

  Warren剪下一小撮头发,夹在画纸里,从小窗口递了出去。

       ……

  “Warren,我要走了,他们会送我到一个学校去,我还没去过学校呢……下一次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找你了。”

  和平时不一样,这句话后,屋子里的Warren没有再和Kurt聊天,自然也没有了例行的“再见”,一直沉默到Kurt离开。

       ……

  Kurt再次按时到了Warren的铁门外,敲敲门。

  “Warren,我来啦!”

  没人回应。

  心脏似乎被大象踩住了,想对着铁门如同往常一样咧开嘴笑笑,问出同样要被拒绝的问题。

  “Warren,我能进来吗?我想和你握握手。”很可惜,这次只挤出一个在苦瓜汁里泡过的笑容。

  Warren不会再出现了。不知是向谁耸耸肩,抬起灌了铅似的脚后退几步准备离开。

  “再见。”

  突然的回答,Kurt雀跃着回头,铁门的小窗口已伸出一节白皙的小臂,染着淡粉色,摊开手掌等待着。

  Kurt伏下身还没来得及握住,手就抽了回去,紧接着是跑开的脚步声,Kurt急忙趴下,抬起小窗口的阻隔铁板,什么都没看到。

  回到地下室,瘫坐在地上,污浊的地面立刻弄脏了衣服和手脚,又一次缩进壳内,可悲的。

       他不能出去,也不可以出去。无论是早被焊死的铁门锁还是畸形的身躯,都在提醒他。

  Kurt绕到屋后,透过通风口望着Warren。

  突如其来的呛人的气味。

  并不在意的Warren依旧把额头抵在自己的膝盖上。

  “Warren?”

  Kurt进来了?……Kurt看清他了。

  Warren发起抖来,死死抱住了自己的头。

  “Warren,我可以抱抱你吗?”缓缓靠近,“我很奇怪……你别生气,好吗?”

  听到Kurt不确定的口气,Warren也知道自己没听错这句话,他不明白,偷偷抬了点头,透过缝看向了Kurt。

  接下来的事让Warren惊愕。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

  绘有纹路的蓝色小孩,尖耳朵从乌黑的头发里翘出来,兽眼是向日葵的颜色。他眼神飘忽不定地瞟着Warren,含有愧疚又藏着渴望。

  “他们说这屋子里住了一位天使。”

  “我……很想认识天使。”

  “我很奇怪,我能抱你么?你生气了么?”微微低头,使劲儿揉搓自己那双如同从地狱生长出的三趾羊蹄般的手。

  Warren伸出双手,带着泛红的绿松石的眼眸。

  因相拥而贴合的身体超越被子更让人温暖,硫磺味又比壁炉内燃烧的木炭更让人安心。

  “一起走好吗?”

  “嗯。”

  肩膀的湿热让Kurt恐惧又满足,今天他得到了最珍贵的宝藏。

  给再多的棉花糖、冰激凌也绝对不能换的宝藏。

                                      END

其实这篇文的产生是因为儿童文学老师布置的一个作业,要求我们写一篇连环式结构的文章,然后这篇就出现了。

其实这个儿童节交更合适?

说要修改一下也没有修改……大概也还是事多开始嫌麻烦了。【跪】

评论(6)
热度(32)

© 岚不渡_扛上锅铲去南极 | Powered by LOFTER